•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84985682.html

    打开博客的页面,看到上一篇日志,是11月3号,第一句话就是频繁的头痛。犹如我现在的感觉。头痛欲裂。吃了止疼药。内心却有一点点享受这种伴随我多年的痛觉。这是真实的。一种存在。不曾离去。

    其实想写日志很久,总是很慵懒,慵懒是一种病吧,会传染会蔓延,从你的思维开始蔓延到身体的各个部分,是一种强大的支配力。

    15号那天。公司同事一起吃饭。很尽兴地喝酒。我一个人喝了足足有2瓶半黄酒和半瓶啤酒吧。从回家路上开始一直狂吐,折腾了整整一宿,直到第二天早上8点多种才能安睡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喝酒了。酒精仿佛海罗因,可以让人快乐,可以让人痛楚。也许太过直爽并不是什么好事。而我却无法改变。

    犹如喜欢晚睡晚期的习惯,从最初开始就未曾改变。无论如何也无法习惯12点之前入睡的状态,也无法习惯早晨和大多数朝九晚五的人一起起床。那种拥挤、忙碌会让我从表层麻痹到心底。已经放弃了太多的叛逆,不想连这仅剩的自由也放弃,不想做一个太过束缚的人,不想过一种太有规律的生活,生活不能因为记忆而存在,当你熟背一段数字或者熟记一段过往,那并不是因为你的深爱,而是因为你记忆的节奏在你的脑海里刻下的纹理。这就是所谓的麻痹。

    最近,我似乎有很多关于抨击记忆的格调。以前我是个很珍惜记忆的人,我与你经历,彼此相遇,也许我就是为了成就一段自我的记忆,与你无关。然而现在,事情却反了过来。也许,你们并不懂我在说些什么。确实我的语言大多晦涩。连我自己也不会太懂,也许,我就是想表达一种感觉,能懂的人始终能懂,不懂的人不必强求。

    有的时候,记忆会变成一支强心针,冷不丁的扎在胸口,很痛却很亢奋。记得在某个回家的深夜,路边。听见一个男人打电话的声音,他沉默而冷静地对着电话说,你给我回来,知道么。我抬起头看他,没有什么特别,很平庸的长相,但是那说话的口吻却是如此吸引我,一向都喜欢有格调的男人,懂得沉默地控制,却不是暴力地强制。我轻轻笑了笑,继续走了。

    想要说些什么,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记:今日纳米毛神经兮兮10点半抵达杭州,陪我外婆家吃了个饭下午1点41离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孤单游魂 2005-11-21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