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7083563.html

    杭州开始下雨。在广西一代已经洪水泛滥成灾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杭州也开始下起了雨,闷热潮湿,让人感觉不适。会想起三年前的10·8小和山淹水事件,每一次跟人提及,都仿佛发生在昨天。

    家里没有煤气了,连日来都很晚回家,没有时间打电话叫人送煤气,于是只能每天洗冷水澡,每次洗完,都是一身鸡皮疙瘩,然后把自己裹在被子里,上网,玩三国杀,桌游世界,或者对着屏幕看无聊的电视剧,一直延续到清晨四五点甚至更晚才开始睡觉。不爱睡觉,是我多年的习惯,总是觉得睡眠太浪费时间,恶劣的睡前强迫症,不至累到秒睡便无法关掉电脑准备睡眠。这应该算是一种很糟糕的病根吧。

    生活总是充满了期待和挫败,总是一心想去做点什么。结果还是无疾而终。会和VI说起现在的生活,已经缺乏了生活的激情,也许对于二十五岁的女子而言,正是被生活磨砺到很无奈,而又无法完全独立承担的年辰吧。也许这样的想法是一种懦弱,不过无论如何也一直坚持一个人生活。无论好坏,永远溺爱自己。

    阿八和乌龟都回国了。总是在深更半夜的时候,跟阿八聊天,然后可以无止尽地闲扯,直到天空发白。阿八跟我谈及家庭,父母之间,原来家家都会有本难念的经,真的大多数人都是有着各种各样的不幸,家庭,爱情,有趣,事业,健康,总是会有着某一种缺憾,莫非这种缺憾,才是人性真正的出口,可以从此间窥视一个人的内心。

    如同我,似乎现在怪异的性格很受母亲的影响。如果说到阴晴不定,脾气暴虐,应该是全部得自母亲的真传。从很小的时候,母亲对父亲的抱怨,会全部对着我倾诉,哪怕那时我只是个连自己是怎么来的都很懵懂的孩子,却是被迫地去理解母亲的怨念。然而。每次他们言和如初,总会显得一切怨念都是虚无,甚至他们的相处会忽视我的存在,每次和父亲吵架,母亲却总是会帮着父亲说话。于是,我真的会彻底地不懂,彻底地无法接受为什么我要去理解母亲的怨念,而她却总是无法维护我。原来,别人的怨恨只是一种倾诉,永远和我无关么?

    不知道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太自私,有时候自己也会矛盾,父母之间不是应该毫无芥蒂才是子女想看到的场景,而我却会有如此自私的想法。但是每一次,三个人打乒乓球,轮到我的时候,总是被苛刻地记录分数,然后惨败下场,但是轮到父母对打的时候,只要我不数,他们永远都不会结束。不甘心这样被忽视,我只是想要公平对待而言。为什么我要去接受你们的怨念,而你们却永远觉得我是无理取闹。

    我想,我变成了一个冷漠的人,对于无关的人向我倾诉,失恋也好,事业失败也好,心情糟糕也好,往往会丢下一句冷冷的话,可是,那关我什么事?

    我想,这应该是一种过错。但是我我总是个知错不改的偏执狂。阿八说,幸好我每次对你倾诉,你都没有这样对我说。我说,我怎么会对你这样,你知道,我对于喜欢的人,永远会很好。

    的确如此,我是一个会把所有的疼爱都留给爱人的偏执狂,对于自己喜爱的朋友,可以无微不至,对于路人,可以冷眼相待。然而也会很副作用地对于朋友很难控制情绪,在给予他们关爱的同时却也让他们承受着我的偏执。

    很少会在公司写博客,也许是这绵绵的雨季让思维也开始变得蔓延不绝。

    对面的小明哥,发来新做的画册,然后跟我有一句没一句地扯淡这本新作。的确是很漂亮的颜色,那种玉和贝壳质地的颜色,很让我喜欢。误以为他最喜欢的小蜗牛是一条项链。把他搞的很伤心。最后他说,让我慢慢欣赏他去纠结下一本稿子了。他这样说的时候。我突然觉得,一本画册就好像是一个女人,他和这个女人,在短暂的时间里燃烧了轰轰烈烈的爱,爱情总是会在最绚烂的时刻戛然而止,爱过就分手,继续寻找下一个对象。

    我被自己奇怪的想法惹笑了。很多年前在哪本书上看过,那种会对着自己说话,突然莫名其妙自己跟自己笑起来的人就是精神疾病患者。我似乎完全吻合这个指标。有的时候,连自己在想些什么都会忘记,只是记得很好笑,于是在茫茫的人群中笑起来,甚至笑出声来,肆无忌惮。瑞说的对,我是个很幽默的人。这种幽默属于自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贪婪的小孩 2014-06-25
    无踪 2006-06-25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