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5025169.html

    朔莺兽:是谁太偏执。吞下毒苹果?

     

    季节性暴躁。最近的心情莫名其妙地在沉沦和暴躁中交替,醒着的时候不想睡觉,睡着的时候不想起床,周而复始的慵懒与疲惫。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半分激情。总需要为这样的堕落找一个理由,我称之为季节性暴躁。

    应该是一个充满爱情的季节,消退了漫长的寒冷,炎热的气息还未逼近,也许太多的人感觉到单身的可耻,于是他们以牵手的方式一起来抵御这种可耻。而我搬着板凳,坐在一旁,围观着他们的喜怒哀乐,幸福与争吵,却是觉得如此无奈。

    太多的时候,情侣的争吵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他们是情侣而已。参考着自己心目中完美的准绳来与面前的人一一比对,突然发现他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对。而这一切并不是他的过错,要说错,就应该算是这种快餐爱情的缺失。

     

    朔莺兽:和则来不合则去,没有哪个笨蛋要委屈了自己。

     

    很多人说我,是个太直接太暴躁的人,对于厌恶的人事不懂得婉转隐忍。而我一向溺爱着自己,不想有任何的委屈,既然厌恶,为什么不能直接地表达。和则来不合则去,没有谁非要和谁在一起。

    这也是无法改变的性格之一。曾经深爱的男人说我这样野蛮霸道的性格让他无法接受,可笑的是这也是他当初爱上我的原因之一。分手之后,一度感觉应该改变这样的个性,也许真的应该温婉一些。但是最终发现,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对于喜怒哀乐的表达,无法控制自己去接受一个平淡无奇只会对你很好而无法了解你的男人。我就是我,只是岳南而已,我不是温文尔雅的安可可。

    和则来不合则去,没有哪个笨蛋要委屈了自己。

     

    朔莺兽:用尽一生的力气,说一句我爱你。

     

    当她为他掉下最后一滴泪水的时候,她转过身去不让他看见她的脸,她要记得这一滴泪水碎在心口的声音是如此的绝望,她要记得这一滴泪水渗入伤口的姿态是如此的痛楚,她要记得这一滴泪水的寂寞只属于她一个人,永永远远。

    然后,她收拾起自己的残败,慢慢地抬起头,看着灰色天空的尽头似乎有光穿越阴霾。

    她说,曾经我一个人行走在这个城市,当我走到身心俱疲的时候遇见你,那时候,我天真地以为你就是我的救赎。

    他说,你知道么。我正好和你相反。在我遇见你的那一刻,我天真地以为终于找到一个会陪我远走的人,可是,我却成为了你停下的理由。

    也许我们的相遇就是一个错误吧,她轻轻地摇了摇头,喉咙发出哽咽而干涸的声音,我已经走不动了,城市太冷,现实太残酷,在我们最美好的年辰中,太多的人为了金钱名利而奔波。而我并不足够麻木不仁,我流转于一个又一个的冰冷城市,只是为了可以寻找到一个可以相互取暖的人。

    对不起,他走上前来,想要伸手给她最后的拥抱,然而他又收回了双手,也许这温柔足够杀死她所有的坚强,即使不再爱,也应当给予最后的仁慈,最后……他缓缓地说,真的对不起,我无法给你想要的温暖。当我看见你疲惫地停滞在街头,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受伤的自己,当初那种心痛我至今无法忘记,也许永远都不会忘记……

    你只是爱着自己,呵……她转过头来,在他面前展露着出她那张布满了灰蓝色泪痕的脸。她望着他,眼前这个她深爱着的男人变得如此疏离而冷漠。

    她狠狠地咬了咬嘴唇,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在口腔中,和着这股芬芳甜暖的味道,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爱你,你拯救了我,却让我的爱情至此魂飞魄散。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时空祭 2006-05-29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