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5024906.html

    盅观兽,一种性格暴戾,以吞噬人心为生的灵兽。

    每个人的内心都住着一只盅观兽,只有内心坚强的人才能抵御盅观兽的吞噬,而脆弱的人,总是会经过漫长的时间,内心沦为盅观兽的美食,本人变得麻木自私,原本脆弱的心更是不堪一击。

    须颜兽,是盅观兽的妹妹,有着美艳的外表和扭曲的心灵。

    始终分不清楚对哥哥盅观兽的感情究竟是兄妹之情还是不伦的恋情,因此性格阴晴不定,时而柔情蜜意,时而野蛮霸道。也许她只是想让哥哥多注意自己一些。喜欢出没于夜晚,以糜腐男子的鲜血作为美食。

     

    ——引子          

     

    又开始一天接着一天地下雨了。

    梦猪说,我自律神经失调,所以总是夜不能寐。

    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似乎挺有道理的。

    很多时候,都会觉得睡眠只是浪费时间,也许是现在的生活平淡,也许是因为不再有着过多臆想,连梦境也变得平静起来,不会有华丽的白色宫殿,不会有名叫兰泥的小镇,不会有深深爱着的豹子妖怪,不会在黑暗中有一个惊世绝艳的女子转过头来对我说,我叫岳南。

    这些过往的梦魇一度让我疲惫不堪,一旦失去,却也索然无味。甚至会有些害怕,仿佛生命已经走过了抛物线的最高点,在逐步消逝,如同流星般加速度走向毁灭。

    我可以明显地感觉到,我内心的盅观兽正对着我笑,邪恶而丑陋,他撕裂着我一片片内心的坚强和抵抗,细嚼慢咽,享受着这一场饕餮美食。

    突然想起曾经一个男子要离开我的时候,他对我的依依不舍这样说道,今天换了谁要离开,你都会这样不舍的。你只是想要有个人陪着你而已。

    记不清楚当时自己的想法,隔的太久,但是如果换做现在,也许我真的会爱上一个这样懂我,而又能平静接受的男人。

    现在的要求真的好简单。

    心中的盅观兽又猛地撕下一片血肉。伤口空洞残败,有一种看不到底的幽深。

     

    一个关于盅观兽和须颜兽的故事。

    黑夜的深处。他看见自己的妹妹,她的双手沾满了人类的血,血液新鲜地还散发着糜腐温热的腥味。而妹妹看他的眼神里,有着无法闪烁的泪光。她的眼睛是干涸的,带有恨意。

    哥哥。她轻声呼唤他。

    他转过头,没有理会她。一天的饱餐已经让他满足。

    须颜兽望着哥哥冷漠的背影,她知道在这个日夜星尘颠倒的过程中,有多少灵魂埋没于他的口中,每一种灵兽,都有自己存活的方式。而她也将趁着这个夜晚,捕捉更多的美食。

    远处歌舞升平,酒气醇美,她仿佛闻到了某个俊美男子的血液正流向她的体内。

    她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抛下脚边干瘪的尸体,向远处走去。

    她清丽可人的脸在众多庸脂俗粉的青楼女子中脱颖而出,那一丝丝散发出的妩媚勾摄着每一个男人的心,也许他们从未见过一个女子,可以妩媚到如此高傲,因为他们从未遇见过一个女子既不渴望他们的金钱也不渴望他们的肉体,而真正渴望的是他们身体里流淌着的鲜血。

    她看到人群中一张英俊的脸,她知道她已经捕捉到了猎物。

    她向他走过去。默默地站在他的身边。

    所有的男人都以嫉妒的眼神看着那个被选定的男人。

    男人自信地扬着脸,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她笑着回到,我叫须颜兽。

    须颜兽?好特别的名字。

    像我这个人一样特别吗?她故意凑近他的脸问到。

    男人顺势抓着她的脸,说,我喜欢你。

    她轻轻地推开他,一脸欲拒还迎的表情给了他足够的自信。

    她飘逸的长裙惹的空气中弥漫了浓郁的脂粉香味,拖沓的裙衣轻裹着婀娜的身姿渐渐走向门外,消逝在夜空的那头。

    男人循着她的芬芳一路追去。

    夜色中蔓延着暧昧的暖气。

    古街的尽头,他撕扯着她的裙角,他含糊的声音充满了情欲的味道,你真美,他说,我想我爱上你了。

    她捧起他的脸,你爱我?爱我的什么?

    他猛地把她按倒在地上,用力撕开她的领口,白皙的肌肤裸露在夜色中,凝脂般地映射着夜空的深蓝。他把头深深地埋在她起伏的胸口,情不自禁的呼吸声探测着女人胸口的暖意。

    他的手指探测到女人的裙底,那里一片温热的潮湿。

    他扯掉女人身上仅剩下的衣衫,用力地进入女人潮湿的身体,他听见女人柔媚的呼唤着,哥哥……

    激情褪去的瞬间,女人把他从自己的身体上推开。反扑在他的胸口上,抬起头望着他。他的脸是英俊的,流露着俗世间少有的阴气。她伸手去抚摸他的脸颊,陌生却动情。她心里明白,这是一个被她选定的男人。只是一个她选定的男人而已。

    我爱你,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之中。推开了夜雾的平静。

    男人扬起嘴角笑了笑,漫不经心地整理着自己的衣物。

    她不甘心地伸头去亲吻男子厚厚的双唇。

    男人抚摸着她的身体,渐渐探入她的下体,又湿了。男人在她耳边轻声地说。

    她愤怒地推开男人的手,你根本就不爱我。刚才的温存都是假话。

    为什么要那么在意爱与不爱?男人奇怪地看着她,我们相互给予需求。享受着彼此的美好。不是很好吗?

    女人尖锐的眼神突然暗淡下来,伸出手勾着男人的脖子,她说,只是想要一个人,可以真真切切地爱我。

    爱情,只是人类臆想出来的虚妄。当我们肢体交缠,彼此获得快感,这就是最真实的爱情,不是么,不用在意……

    男人的话戛然而止。他惊恐地看到女人的五指深深地插入他的咽喉,一种疼痛酥软的感觉弥漫着他的全身,没有力气再多说一个字。

    肢体交缠?女人看着男人因为恐惧而扭曲地脸,大声地笑,她抽出自己的手指,看着手上满布的鲜血,温热地流淌下来,她舔舐着手指间的芬芳,淡然地说,那就让那一刻交缠成为永恒吧。

    男人的身体已经没有一丝温度,静静地倒在角落里。她俯视着他的尸体,眼神中是空洞的茫然。

    颜儿,身后浑浊的声音惊醒了她脑海中的思绪。

    哥哥,她转身叫唤道。

    你喜欢他?为什么要杀了他?

    呵。她低下头,甩掉一瞬间流淌下的温存。这仅剩的温存。

    哥哥,你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叫我了。

    他走上前来,抬起她的下巴,望着她似水的双眸。

    她说, 哥哥,你知道我们灵兽,都有自己存在的意义,也各自有生存的方式。但是我不懂,我的存在究竟是为了什么。我好像俗世的妓女一样,只要有人买单,就能出卖自己的真情。我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了饱食他们的血液,还是为了折磨自己……

    颜儿,你不该像一个人类女子一样,眼神中充满脆弱。

    可我真的只想做个平凡女子,永远跟着哥哥,别无他求。说着她扑入盅观兽的怀中,紧紧地搂着他的身体。

    他使劲地推开她。颜儿,要记住。你是一只灵兽。哪怕你不愿意,你也终归是须颜兽。灵兽家族的大小姐,是我的妹妹。

    妹妹?她暗自呢喃。嗯。我是你的妹妹。

     

    这个夜晚,深邃的暗蓝渐渐地吞噬着涌溢的情愫。

    须颜兽背对着盅观兽,慢慢离去。她落寞的背影消失在夜空的尽头。

    天空发白。这个夜晚的一切也终究会散化在黎明展露的瞬间。

     

    须颜兽。只是一只灵兽而已。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