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5024771.html

    噢。我又失眠了。

    在凌晨2点关掉电脑后的半个小时内,又无法抵抗失眠的折磨开启电脑。如果想起很多年前有人问我,如果没有电脑,你要怎么活?记得当时相当淡定地对他说,也许没有电脑,就没有岳南。

    心情开始有些烦躁。在家宅了整整一天也无法平静。总想有种方式可以发泄,抽烟喝酒似乎已经对我无效。也不想出去逛街,也不想做任何事,只是对着电脑无所事事。又开始玩天黑,遇见认识了好久的朋友们,老二说,没事要多来玩玩,毕竟认识2年的朋友太少。听着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叫我小岳,突然内心有莫名的感动。

    果然人在脆弱的时候,一点点也温暖,也足够。

     

    一个人喝酒,对着电脑,一边和人聊天,漫不经心。

    越来越多的人,跟我聊着过去从前,也许真的是老了。才会有那么多的回忆。

    身边的女孩子,不是结婚生子,就是筹备婚礼,要么就是腻着男朋友你侬我侬。

    突然很想玩次消失。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呆着,幸福地呼吸一下自由的空气,让我嘴里的烟雾缭绕去污染新鲜的冷空气。要么干脆宅在家里,拉上窗帘,脱光衣服,在烟草酒精中没日没夜地过到头昏眼花。也许很多人觉得这是一种病态,但是对于我而言,这就是我的生活姿态。可以毫无干扰地沉浸其中。就像我一直声嘶力竭的口头禅,宅到死,宅到死!

    真是很艹蛋。突然问自己,我这样算是失恋后遗症吗?

    不对,应该算是疲惫后遗症。越是累。越是不想睡。

    我是一个自虐狂,我是一个神经妞,我是一个小贱人。

    我在这个半夜两点多的时候歇斯底里,无药可救。

    我脱光了衣服躲在被子里,伸出双手敲打着键盘,不觉得冷,不觉得热,只觉得头脑发胀不知所云,写着不像自己的文字,甚至是不像文字的文字。

    事实证明我是个不爱穿衣服的人。喜欢宅在家里。即使是冬天也每天起码洗澡两次。

     

    噢。这可怕的失眠。

    小猫说我又犯傻了。我又犯傻了。聊天的时候说了后半句忘记前半句。

    我说我平时太聪明,所以需要偶尔犯犯傻。

    小猫说,她不跟犯傻的人争执。

    好吧。小猫你赢了。

    乌龟说要跟小猫开个情侣号,一个叫陈世美,一个叫秦香莲。

    于是我郑重其事地抛弃了包青天这个外号,正式决定我要叫做狗头扎。

     

    噢。这该死的失眠。

    这样自己跟自己扯蛋,扯了半个小时,竟然可以越扯越亢奋。

    看着胸口上的烟疤和左手臂上的刀痕。年少轻狂无知在身上留下的创口。

    一直觉得自己的叛逆期,因为在年少时被压抑所以始终没有安然度过,一直潜伏在心里,也许随时会爆发,也许会这样懒着懒着就过了一辈子。

    如果捅自己两刀不会死的话,也许我早就操刀子捅下去了。那感觉一定特过瘾。

    哎哟我真是一个神经病。

    我真的是一个神经病唉。

    本来想写的小说没有写,一点气氛也没有,一句又一句地跟自己唠嗑,唠到最后精神奕奕。

     

    噢。这艹蛋的失眠。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失重 2008-02-22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