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5024402.html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红玫瑰与白玫瑰》

     

    也许每个男人都会难忘红玫瑰的激情,但是几乎每个男人都会选择白玫瑰为妻。

    而我应该注定是一朵盛放的红玫瑰吧,总是喜欢生活中充满着激情与神秘,会在长久的波澜不惊之后感觉到厌倦,我能给予你们和你们能给予我的也许无法同等,但是我们各取所需,彼此获得快乐。曾经想过,也许某日,红玫瑰总要洗尽铅华,褪去艳丽的红色外衣,安逸平凡地呆在某人的领口做那一颗饭黏子。

    曾经这样尝试,没有成功,也许是没有遇见对的人可以抵达内心深处拔掉玫瑰的肉刺,像我这样的女子,年少叛逆,会因为阴郁在胸口烙下鲜红的烟花烫,却终究在现实前面低头,按奈着内心无法宣泄的阴冷,逐步经营着自己的生活。然而那内心的疼,却始终没有散去,也许很多人会说,那些疼痛,只是无病呻吟。

    的确如此吧。我并不在乎有人这样说,因为我也会对他人如此表述。我的偏执可以被很多人看到,但不需要太多人懂得。毕竟了解一个人,是一件太难的事。

    夜凉的马路上,小笨和星星送我回家,在公交站牌前,站在冷风里,小笨看起来格外单薄,她对我述说着老板拖欠工资,愤慨着生活的窘困。其实那一刻,我无比心疼。这个两年前跟我在一起美好生活,一起谈论理想,一起追逐快乐的女子,今天竟然如此糟粕。聊天的时候,她说起,穷困会让一个人变质。其实我很想对她说,小笨,无论我们如何贫穷,都不要改变内心真正的自己。我没有说出口,也许害怕太煽情,也许像多年之前没有挽留她一样失去了勇气。其实连我自己的生活也并不安逸,又要以怎样的口吻对她这样说。

    会好的吧。很久之后。我们都会过的很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9 2009-01-27
    承载的负荷 2007-01-27
    随·意 2006-01-27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