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5023785.html

    最近是一种奇怪的状态,困到亢奋,累到精神。

    会在莫名其妙的下午,所有的神经都躁动起来,然后对着电脑屏幕和电脑那头的人大段大段地打字,也许是莫须有的对话,也许是一点点地表露真心。

    两次向阿八表白

    第一次,她直接无视,说,XX电视剧好搞笑,她要笑死了。

    杯具。

    第二次,她就是一傻,说,你说的是什么?

    杯具。

     

    发生一次杯具,那不算什么,同样的杯具发生两次,我就成了餐具。

    幸好幸好,我俩都是女人。否则我的心真的要支离破碎,可能乌龟就会赶着来帮我碎了一地的心打扫干净。

     

    最近常常试图回忆跟阿八认识和相交的过程,第一次见她,她穿着白色的婚纱,一手插腰地站在6号。说起话来,另外一只手还一指一指的,说句实话,我真不明白联众为什么会设计出这样一个军嫂的形象。

    至于怎么相交,我真的不太记得,就是不知道从哪天开始,我们就开始了习惯性每天扯蛋,记得有一次,我俩一直从1点多开始,大段大段地对话,一直到清晨7点多钟。那个时候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样跟人聊天了,很久都没有那种跟人长时间对话不觉得疲惫的感觉。

     

    最近这两天。很享受每天晚上开着歪歪睡觉,在跟阿八的扯蛋中睡去的感觉。每次总是越扯越亢奋,总是逼近凌晨6点才无知觉地睡去。

     

    曾经在夜晚回家的路上,构想着一个全新的故事,简单的,纯洁的那种,悖离我以前的风格,甚至连自己也陷入臆想为之感动。但是最终我把这个故事忘记了。无法陈述。

    一段简短的小记录吧。茫然。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