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5023459.html

          深夜失眠。尽管持续低烧不退,起身就会觉得头晕目眩。竟然在这样的夜里失眠。

          长期以来,都是把自己逼入迫不得已的境地才能入睡。睡眠前的清醒是可怕的,受不了一个人睁着眼睛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受不了一个人承担从光明到黑暗,从清醒到熟睡的过程,这一切都暗藏了太多让人不安的因素。会在某个时候突然爆发,刺激到神经末端,伴随而来的是莫名的恐惧和焦躁。

          气氛,突兀在这个空间内。

     

          一个故事。

     

          他看见她穿过人行横道的姿态。漫不经心的。不顾及左右的车辆,只是低着头,仿佛沦陷在自己的世界里。脚步轻盈缓慢,短发凌落在脸颊上遮盖住了精致的容颜。

          也许是因为好奇,也许只是想看清楚那是一张怎样的脸。他站停在路边。看着那个女人慢慢地走过来。

          穿过马路的那一刻,她高高地抬起头,看着早已变红的路灯,露出一脸寂寥。

          与其说被那张脸的惊艳所迷惑,不如说被那惊艳而透彻的神情所吸引,那张脸,仿佛流淌着清水,却有着难以流去的落寞。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于是他靠近她。

         

          做爱的时候。他格外留神地看着她的脸颊,她如同流水般清澈的脸,因为情欲的充斥而变得扑朔迷离。他知道自己凌驾着她的身体,控制着她的快感,却无法掌控通往迷宫另一端的捷径。她裸露的每一寸肌肤如同凝脂般透露着银色的光芒,释放出甘甜潮热的芬芳。

    昏暗中,她的眼神伤离,手臂紧紧地纠缠着他的脖颈。

    他的手掌游走在她丰盈的胸脯上,她娇吟的喘息迎合着他一次次猛烈的冲撞。某一刻,他想起曾经深爱过的女子,她对他说爱,她对他说厮守,最终她对他说再见。

    所有的誓言都是假话。

    他吻着她娇弱的嘴唇,手指伸到她的眼睑下,抹去那里撕碎的月光。

    他问她,为什么要流泪。声音低微地连自己也听不见。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股热潮带来激情过后的疲惫。他瘫软在她的身上。没有马上离开。她轻轻地呼吸声让他感觉安全。她的手指抚摸着男人发间的汗珠。闻着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桃色香味,他觉得自己可以就这样睡去。一种似曾相识的温暖。

     

    他从背后抱着她,把下巴抵在她深深的肩窝里。

    他指了指她胸口的地方,问她,这个烟疤是谁留下的?

    是我自己。

    为了什么?

    因为无聊。

    女人的声音如同她的表情一样清澈。她并不隐瞒疤痕的丑陋,只是如同常事一样去述说。不带有任何疼痛的言语却反而更让人心疼。

    男人抚摸着她胸口凸起的烟疤,轻轻地说,我想,我爱上你了。

    女人突然挣脱他抱着她的双臂,转过脸来看着他,她的眼神如此犀利,甚至让他感到不知所措,她说,为什么要用虚妄的爱情来掩饰内心的寂寞?你不觉得这样很可耻吗?你这不是爱我,只是很自私地爱着自己而已。

    他不说话。或者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她说的对。他只是想找个人来寄托内心的寂寞。

    女人起身,快速地穿好衣服。她说,再见。我会记得你的。

    他企图开口挽留她,但是他亦明白。这样的女人,永远是他所留不住的。他只能微笑,感激她带给他的这一场盛宴。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感觉到快乐,甚至回想起爱情的感觉。他亦不会忘记她这张透彻如水的脸。

     

    故事讲完了。

    也许有的时候。我们需要的仅仅是一些没有结局的经过。

    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频繁接受着离别。我是那种留不住人的人。许多人因为对我好奇而靠近,最终受不了我的暴戾。

     

    问过很多人,喜欢我什么地方。

    有人说,喜欢我的温柔和善解人意。

    有人说,喜欢我坚强的外表下脆弱的心。

    有人说,喜欢我的霸道和自我恋情。

    有人说,他憎恨我的极端也深爱我的极端。

    有人说,喜欢我与他之间相似的感觉。

    有人说,我们是同类。

    有人说,我这样性格的女子太少,我很特别。

    有人说,喜欢我的直白和坦诚。

     

    几乎每一个人对我的看待都不会相似。只是没有人看得到我内心的宁静。那里潮湿温暖,生满青苔。你们的路过,也如同我生命中一场场盛宴,贵客临门,不胜喜悦。即使带来浮华的礼物,即使宴桌上所有的奉承都是假话,我依然感谢这一场经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