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947.html


    在凌晨四点的模糊状态下,我却开始清晰得记起你来……我惊讶地发现,原来,陌生的感觉是这样轻易,却远不如我们相识的过程那么刻骨——我已经不知道该不该用这个词了,因为我实在不敢确定你的感情是否真实。
    一直以来,我都不太懂得怎样用直白的语言去叙述一段感情文字,我的文字一直坚持了隐晦的风格,其实你我都是隐晦的人,所以才会曾经在一起,并且如此艰难。相遇的本身就是一场刻骨铭心的开始,那是如同这凌晨般美好的时辰,我们有开心的笑颜,有偶遇的兴奋,还有在昏暗的网吧里对着并不清晰的视频一起倒计着下网的时间,如果那时候时间能停滞,我宁愿是永远永远……
    记忆中,这似乎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尤其是我看着镜子中自己清素的样子,想象着曾经那样浓艳的妆容,我就知道,那些曾经让我用生命去维护的爱情都已消逝,就像我退去浓妆的脸,退去了锐气,得到一种淡漠的倦怠。只有唇角淡淡的沉积的颜色,就像这样微薄的记忆会在不经意的某时提醒过往的云烟,我会淡淡地笑,淡淡地擦拭干涸的眼角,最后一滴真正属于人间的泪,我想已经在决定离开的时候为你流掉了……
    想起你,并不是还爱,你消耗了我所有爱的精力,我已经无能再自我摧残下去;想起你是偶尔看到你的照片,在我毫无准备的状况下,这样突然地出现在我眼前,与其说突然,我更愿意用猛烈,那张照片就那样“猛烈”地出现在我面前,我感觉到那种许久未有的疼痛伴随着轻微的晕厥感,那些记忆如沼泽花开一样颓败地绽放……原来,我一直不曾忘记,这些东西像毒瘤一样在我身体内部疯长。我纠缠着自己的头发,没有人能看到我痛苦的脸。隐藏,伪装,似乎是我一直以来的必须,从开始到现在,我都像个卑劣的女子一样,一直空有着一份得不到承认的爱情……笑,猥琐地笑。如果要埋怨你狠狠伤我一次,那么我就该先嘲笑自己还是你的帮凶,笑,委琐地笑——对你,无论怎样都恨不起,怨不了,因为,我曾经爱得太深沉。直到看见你照片的那一科,我才知道,那道伤口,时至今日,还是鲜血淋淋。那些无尽的爱与痛,伴随着伤口的温度开始蒸发掉,只是我不知道,要等到何时才能痊愈。
    凌晨的时候,似乎特别疲惫,特别脆弱,我还记得曾经脆弱的时候,你只是一句坚持,就让我感动不已,就可以好好振作走下去。
    曾经,我那么爱你,现在,我依然不能忘记,未来,我已不会再如此去爱。
    我的消散在人间的真挚爱情,为你而冷漠。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安可可 2007-08-15
    隐匿 2005-08-15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