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944.html

    有人说,我的博客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些垃圾心情。
    呵呵,我想我不太愿意把写的小说放在博客上,就像一直不乐意把小说放在论坛上一样,博客这样的日志就是应该来记载心情的,我已经是太不会叙述心情的人了。
    今天又是这样过去,平静的,有轻轻的涟漪,在即将出门的时候听见暧昧上线的声音,暧昧是我爱的女人,她拉下嘴的表情让我心疼,其实她也仅仅是个需要人来疼爱的孩子,一直我都忽略了她的年龄,直到最近发生的事我才看到她的天真,不是幼稚,却是像无知的小孩子一样可以不断不断地说可爱的话,问可爱的问题,然后我在电脑屏幕前笑啊笑……虽然事实本身是残酷的,但是这样的笑容也许能成为我们彼此的安慰吧,我吻她,让她等我回来,出门的时候,我再次发现了那种炎热的残酷,没有厌恶,手臂却也被晒得生疼生疼,,眼睛眯成一条线,看之前被台风破坏的广告牌,还在留恋台风来的时候,我那么快乐地在风里行走,我几乎要叫出声来。
    暧昧说到食物的时候,会像孩子得到几块糖果一样满足,我甚至可以想象她憔悴却圆润的脸上出现的那种甜甜的笑,让人喜欢,也让人心疼……其实她想得到这些再轻易不过,只是这个无法停留的女子选择了一条注定要选择的路,于是,艰辛。
    我曾经的名字是暧家岳南,她今天的名字是岳来岳暧昧,本来是岳南岳暧昧,因为这样实在很难分辨到底是岳南还是暧昧,才改成了这个在我小情人眼里十分有品位的名字(暧昧,你得谢谢我的提议,嘿嘿)。
    暧昧是我一直会想起的人,和流年一样,是我少数爱的人之一,很奇怪的是,我,流年,暧昧三个人有着十分相似的容颜,我会想是不是我们这种容颜的女子就注定在孤寂中一路走过无法回头呢,上帝的手,这样残忍地注定了我们的轨迹……
    只是,我是安逸的,暧昧是永不停止的,我安逸得疏离,暧昧汹涌得寂寞……
    晚上的时候,把电脑让给爸爸打牌,不知道我呆在家里还能做什么,就到门口的超级市场买了一瓶婴儿油,很喜欢皮肤被呵护得油光光的感觉,也喜欢婴儿用品的温和和柔软,乳白色的半流质滑在皮肤上,感觉到原始的柔嫩和脆弱。
    除了婴儿油外还买了一瓶精华甘油,没有什么原因,以前一直不用,也许是喜欢那个塑料瓶子,透明的,里面是像泪水般晶莹的液体,我想也许我一直不会去用它。它的香味亦是让我喜欢。
    出来结帐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人,与其说年迈,比如说干瘪,60多岁的老头子,带老式凉帽,黑色圆墨镜,白色汗衫,蓝色短裤,佝偻着腰,走路却很精神的样子,只到超市买一瓶酒,结完帐就大声地叫营业员帮忙把酒盖打开,女营业员很不耐烦地看他,他却一直笑,一个年长一点的管理员同样笑着看他,眼神里是一种对待多年老友的温暖,他懒散地朝老头走去,说了一句,OK?老头开心地笑,OK!
    我呆呆地看着他们,然后我也笑了,已经很难得看到这样有趣的人,如果我和暧昧还有流年在一起,是不是也会拿着烟盒对她们说OK?然后她们再默契地回答OK呢,笑……
    我发现自己真的没有太多的情绪了,我只是一个爱笑的人,我没有投入感情的事无法让我激起一点点涟漪,反而是这样随意的遇见能让我开心地回忆。
    闲散,这是我的生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简短 2012-08-16
    曾厝垵 2011-08-16
    辞职 2010-08-16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