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941.html



    我不知道是什么力量可以让我在这样凌晨的时候迷恋着敲击键盘的快感,曾经是这样说的:文字是我的同性恋情人,我对它欲罢不能。
    长久没有接触文字会让我陷入一种落魄的窘境,接触文字太久也会让我纠结得痛苦万分,我想我是注定被文字残害的人,注定在这场永不妥协的角逐中甘愿延续。
    指间的烟已经燃化待尽,灰飞湮灭被诠释到一种完美的角度,犹如落花一般在残忍而决绝的散落中留下始终无法散去的味道,疼痛的仅仅是燃烧本身,当最后一点火星也在指间失去温度,那么记忆就成了唯一的祭奠。
    我不是爱花之人,因为不愿意对花开花落的喜悦与惆怅付出太多感情,但我是懂得赏花之人,因为花朵从蓓蕾开始绽放的张力是人间一切生命所不能及。我喜欢那种妖媚的花种,蓝色妖姬,红罂粟,还有传说中开在黄泉路的曼珠沙华,我会在深夜无所事事的时候想象,当我走在黄泉路上的时候,如果有那些与我有着本质联姻的花朵陪伴,那么我就不会有恐惧,甚至可以开心地欣赏她们的美貌。
    夜,一点,一点地深沉下来。我仿佛触摸到夜间裸露的“元”,我一直不懂得怎样解释那种奇妙的感觉,所有的抽象本质,我都习惯称之为“元”,带有着浓重的善良诡异,达到那个开始与结局的衔接,那是流失温度的粗糙伤口,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血迹,我是嗜血的人,有一种舔噬的冲动。无可非议的,我疯了,这种疯狂只属于这样一个暗到透彻的凌晨,可以肆无忌惮地思念,肆无忌惮地流泪,肆无忌惮地让钟爱的烟一根一根地燃烧,然后我快乐地感觉到属于自我的轰轰烈烈。
    笑。。。。。。
    很久之前十分讨厌睡眠,不等到忍无可忍永远也不会想到床这个概念,夜晚的睡眠仿佛是最愚蠢的浪费,而白天的睡眠才会是一种奢侈的满足,疲惫到极点的时候躺在床上,会感觉到轻微的幸福,然后进入沉重的梦魇,看到那些永远都不能在现世存在的美丽,醒来的时候有从窗帘外透进来的光线,没有夜晚惊醒的黑暗恐惧,没有额头渗出来的阵阵盗汗,没有遗失的落寞,然后再奢侈地合上眼睛,等待在梦境中出现的红衣女子,她走过来,惊艳绝世,她对我说,我叫岳南。
    一切都是如此真实。
    真实得如同可以随时感觉到的唇角的柔嫩和温度。我轻轻地啮咬着带有血味的嘴唇,这样的习惯伴随我成长,也种植了内心深处嗜血的癖好,我是冷漠的人,只有血液的色彩才得与匹配,这是美丽的东西,是最纯洁的液体,是那些内心有邪恶的人才赋予了让人恐惧的概念,玷污了血液最初始的含义,我们浴血而生,血液带来生命的“元”,而生命的“元”也将随着血液的流逝而散尽。
    坐在深夜的窗台前,我仰望,如同焦点的远方是俯视我的神明,我想我是无愧的,所以我可以这样无所畏惧地仰望他……
    烟,已经燃烧到最后一根,花却不会掉完最后一瓣,如果还有日夜轮回,我就不会彻底绝望。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简短 2012-08-16
    曾厝垵 2011-08-16
    辞职 2010-08-16
    闲散 2005-08-16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