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940.html

    当我极端困顿的时候,却已经难以进入睡眠。这种痛苦的感觉在忘却多久的今天再次成功地谋杀了我的思想。
    睡眠严重的不足是在清晨4点半入睡的4个小时候被吵醒的残酷结果,然后迟钝地坐在屏幕前,看着那些跳动的消息,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可以这样孜孜不倦。
    说不清楚的今天的状态,也许是因为缺乏睡眠的原因,一直感觉到一种晕旋,喝很多水,不吃东西,趴在屏幕前,预料着一场必定会到来的呆滞。这些天来,我被一种肤浅的感情太多得纠缠,偶尔甚至失去了原本的安宁,我已经不想再继续迷失,在这种虚伪而肤浅之极的角逐中继续给以任何感情了,我宁愿花大量的时间去发呆,也不愿意再为这种可笑的游戏多花一分一秒的时间。
    已经忘记下午做过什么,只是记得将近5点半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大木发给我的短信,匆匆换上衣服,简单地打理,然后一个人出门去。现在的出门很简单,不像以前会用或多或少的妆容来掩饰,已经太久不化妆,甚至不记得那时候为什么非要有一点点脂粉才肯出门不可,也许是我在变老吧,也许这是个注定沧桑的年代。
    晚餐的丰盛与热闹是预料中的。饺子很漂亮地坐在我旁边,她一直是漂亮的女孩子,有一双几乎无人可比的美丽眼睛,待人随和,是我最好的朋友,一直以来都愿意接受她任何的倾诉,却不太会对她说一些关于我的这是,她是正常的女子,和相爱三年的大木一样有优秀的成绩,正常的生活轨迹,她是永远也无法接受我病态的思维的,只是,我很爱她,没有原因。
    餐桌上,不停地有酒杯打翻掉,人群骚动的时候,我是唯一安静的人,我安静地盯着那些流失的液体,一滴一滴地沾染污浊,很美丽。依然记得三年前与饺子相识的时候,我亦是带有着浓重的哀愁,因为离别,我和她的相遇是因为另一场离别,朋友,所有的朋友在一夜之间都不再在我身边,只是我身边多了这样一个美丽简单的女孩子,还有大木,亦是那种生活太正常的憨实男子,我喜欢他们,也许也是因为平静吧。
    没有喝太多的酒,我已经不是那个在深夜纠结疼痛,依靠酒精来麻痹的女孩子了,对于酒精抱着绝对中性的态度,所以离开的时候,也许我是唯一一个有着绝对清醒的人,如果有一点点不清醒,我想,那也是因为匮乏的睡眠。
    家里停水,不能洗澡,热得很难受,在自己的房间里脱掉外衣,继续呆在电脑屏幕前,等待一个朋友出现,虽然很困顿,但是我答应过要等的一定会等下去,亦不会在超过约定的时候后还勉强自己一点点。
    对于我这样的人而言,等待的时间不会感觉太漫长,我放着歌,把身体蜷缩在椅子上,然后把饺子的妈妈给的果冻剥开来吃,甜腻的味道一直不是我的喜爱,我喜欢所有苦涩的饮料,不轻易吃甜腻的东西,于是我把果冻丢在一旁,只是听着音响里发的歌声很符合心情地吟唱。
    这是一个一直被我比成烟草的男子,当然是我的烟草,我抽烟不算少,但是却一直没有烟瘾,我不喜欢被任何东西束缚住,我的自我世界只能是我一个人。但是烟草的奢侈和了解陪伴是我所喜爱的,我可以一直抽指间的烟,感觉欣慰而舒服,却永远不会为这种与我同样有着自我情结的东西所迷惑。
    说很多话,虽然有曾经的摩擦但是依然感觉舒服,我一边打字,一边用床单从肩膀包裹住身体和他视频,很热,空调开得很低还是很热,他放的音乐却让我感觉到快乐。
    他问我,你是累了吗?
    我说,是的。
    他说,我可不打算让你去睡觉。
    我说,我知道。
    他说,今天我抛弃了杜拉斯来陪你.
    我笑了,我说,我对不起杜拉斯。
    最后实在困得不行,关掉了视频准备睡觉,临睡前给了他博客的地址。
    在慢吞吞地摘掉隐形眼镜之后重新看到他发过来的消息,我已经变成了他讨厌的女人,呵呵,因为博客上那张裸露肩膀头发潮湿的照片,我成了他眼里展示身体的女人,没有多余的话可以说,最后一个字:安。
    随时可以结束,我从来不会在乎这些,一切都是轻易得可以听到决绝的声响。在他说讨厌我的时候我也只是淡淡地笑,笑容没有任何恶意,如果可以,我依然想说喜欢他的安静,即使在说讨厌我的时候也仍然是那个安静的笑脸表情,是的,结束应当如此,安静才足够够决绝。
    只是,我从来不曾改变。
    我的生活本该简单如水,一切破坏都将被我屏弃。
    我最爱的人始终是自己,我是一个这样具有自我情结的人。谁,也无法闯进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