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938.html

    当那些垃圾稿件终于把我折磨得难以忍受的时候,我展开一个24小时喋喋不休却在此时突然安静的群,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突然的兴趣主动去群聊,并且用的是这样一种严肃的方式。
    一直觉得群聊如果太严肃,那么这本身就是一种可笑的荒诞。
    辩驳无知幼稚,如果述说,那也只能是一个完全自我的心情与思想,伴随着一种浓重的自恋情结,不逼迫别人,也无法妥协自己的赤裸。
    答案游离脱节,如果正确,那也只能是一个完全困惑在自我世界的蚕茧,在一个带有一丝丝透明的苍白世界里,不断地思考怎样逃离,依仗只有自己绵薄柔弱的身体。
    如果无法回答,那么我宁愿沉默,如果要我说谎,那么我宁愿沉默——于是,我成为一个常常沉默的人,因为性情中坚持隐讳的部分在那张粉色的唇间屡屡作祟,于是我的嘴唇变得尤其性感,也许,根本没有人知道我的嘴唇会如此性感的原因,她吻过那些带有忧伤的记忆,沉淀了太多的痛苦与哀怨,却从来没有人可以亵渎,齿的尖锐让她懂得保护,她就像那只蚕茧……我曾一度想象,等到破茧的那天,我的嘴唇会开出漂亮的蝴蝶花。
    严肃的对话却让我的脸上绽放淡淡的笑容,敲击键盘的时候,手指的轻盈感让我喜悦,很久没有这样直接而毫无顾及地言述着自己,甚至在打字到手指发热的时候,我也依然觉得自己是如此安静,这个世界永远只有我自己,我是如此迷恋这种方式,没有一个人闯得进来,没有一个人可以带走我的爱恨,如果我愿意,我确定我可以展翅,蝴蝶花,终究会开放。
    当人越来越多地涌入这个我建筑的语言空间,我看到那么幼稚和自以为尖锐的语言,还有自以为娴熟的对话方式,带着严肃的格调,我终于笑出声来,如果幼稚有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让人轻松地发笑。
    只是,这样的方式让我感觉无聊,我始终学不会做人群的主角,也渐渐失去了做人群一员的能力,我能做的只有退出。
    林肯公园接近暴力的嘶喊让我的神经强烈兴奋,这是我热爱这音乐的理由,太多的平静会让生活的涟漪死亡,而林肯公园,就是生活复活的解药。
    我继续继续,享受着这样一个自我的生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自我情结 2005-08-17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