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934.html

    一天以来是繁忙的应酬,5点半入眠,10点起床,匆忙洗澡打理,甚至在脸上涂了淡淡的妆容。已经很久没有化妆,说不清楚是一种怎样的感情让我重新打开我的化妆包,看到熟悉的紫色眼影,中红的胭脂,和数管颜色各异的唇彩,我可以用它们画出漂亮的颜色,嘴唇一直是我细心呵护的部位。
    手里拿着化妆刷的时候,我轻轻地笑了,这是隔绝了多久的感觉啊,这是多么亲切的感觉啊,曾经在杭州画室的时候,每天10点起床,洗头发,化妆,然后再去画室,呆一整天,等到那妆全部花掉,再疲惫地回到住的地方,酒精、烟草混合和脸上早已面目全非的妆容,这样的日子可以称为惨不忍睹。
    杭州归来,除了以后知道的专业通过的成绩,就是带回了一具身心俱疲的行尸走肉,在回家的车上,我感觉到自己是空的,不是蒸空,而是被无形的压力所压空的,很多东西伴随着那些酒精蒸发掉了,很多东西混合着那些苦味的烟草燃烧掉了,我就这样空了。
    到酒店的时候,他们惊讶地看着我,也许是我长久没有化妆和穿颜色鲜艳的衣服的缘故,他们笑着说我很漂亮,黑色抹胸外的绿色休闲拉练外套,配合眼角由绿到紫的眼影,让整个人都变得十分精神,头发是刚洗过的,有淡淡的香味。
    我依然可以像个真正的单纯女孩子一样,和她们一起谈论着眼影的打理,手镯的款式,头发的颜色,还有即将远行所要准备的行李,他们是爱我的,一直把我当姐姐一样,相信我的品位和眼光,也许是和我的特例独形和对美术色彩的天赋有关系吧,我也很喜欢她们,只是一直说不出爱。她们会打电话来问我买什么款式的手机,问我绿色的包还是米色的包适合她们,我会很平和地讲解给她们听,给她们意见,然后她们就很快乐,我也很快乐。
    饭桌上,我们谈到以前教我们的年轻老师。我们是他们的第一届学生,当初的时候,他们自己都还是散发青涩味的孩子,稚气未脱,对我们也特别好,特别包容。可是现在他们快结婚了,憨实的化学老师,即将娶一个陕西女子,也许,这也算是对他独在外地的补偿吧,也许婚姻真的能让人稳定下来。说到X老师的时候,我还是微微震动了一下,他已经是结婚的人了,呵,不知道该不该这样说,曾经那些许的暧昧,也许他已经不愿意再承认,也许这样简单的婚姻才适合他这样真正安逸于生活的人吧。
    因为都是熟人,所以气氛很快乐,随意说话的感觉是我一直喜欢的,而我在这样热闹的环境也总是喜欢安静,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性格中隐性的内向部分,真的会什么都说不出来。
    下午去K歌,本来我是不会去的,这样的环境一直不适合我,后来我N次在K厅里睡着再次证明了这个事实。
    我小情人的歌声很好,却是无论怎样的歌曲都会带有童稚,她唱完歌快乐地说明年要参加超级女声,没有太高的希望,就希望能坚持到自己的喜爱。
    唱《眼泪知道》的时候,她把话筒递给我,我也是毫不却懦地唱起来,一直喜欢这种可以把声音彪到很高的感觉,释放掉所有的力量,然后会很快乐。
    今天是忙碌的,唱完歌回家简单地打理就要赶赴另外一个饭局。高考过后的余震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的饭局,不过我可以推掉谁的饭局也不会推掉大木的饭局,在那样憨实的人里,他应该算我最好一个朋友,在我所有的朋友里,他也可以算最好的一个,他和饺子的恋情一直让我很羡慕,我知道那不是我能得到的,我不适合这样简单的恋情。他们在我面前却也不拘束,一直都对我很好,记得在学校画室的时候,每天晚上在画画前去看他们,带果冻等零食,大家一起吃,然后笑啊笑,最后很舍不得地一个人去画室。
    我的家庭很奇怪,亲戚间感情淡漠,很少有在一起吃饭的机会,更别说远亲。所以我看到酒店的大厅里满满的酒席,一时竟然有些诧异。
    饭桌上因为有过去的老师在所以多少有些拘谨,不过毕竟毕业了,顾及也不会太多,陌生人在敬酒的时候,我站起来,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不是不懂得交际或者与人群接触,我可以是很热情很外向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似乎有些伤感。可能是下午在K厅唱歌的时候,想起了一些伤感的片段吧,现在也记不清了。在K厅里,我的小情人问起我最近的状态,我对她说,最近很喜欢一个叫苏海的男人,然后我笑了,很WS。今天的天气很阴冷,也许是这样的天气,让我身体里那种郁郁的气质泛滥开来。
    饺子不舒服,我们就提早离开,其实这样的喧闹,这样正式的喧闹一直不适合我,我宁愿在K厅里听他们唱歌,然后躺在沙发上,很神经质地笑,肆无忌惮的,但是我还是最喜欢一个人的方式,能让我十分纵容自己。
    回来的时候,看到朋友给我的留言,笑出声来,一天就这样结束吗,其实明天依旧是继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七夕 2007-08-20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