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931.html

    我喜欢的白痴男人已经去睡觉了,这个白痴男人说这几天身体不好,因为熬夜的缘故。我们就这样猖獗地在夜里猖獗地笑,猖獗地人仰马翻,猖獗地偷彼此的表情,猖獗地说喜欢,猖獗地在告别的时候争着发最后一个图片。
    呵呵,最近很喜欢猖獗这个词,“獗”这个字实在是太好的形容,和我尤其般配,我生来就该是个在安静中猖獗的女子。
    天空有撕破的美感,苍白一点点地裸露出来,有些困了,也有些累了,却是这样没有睡意,白痴男人去睡觉了,我就呆呆地看着博客的页面上他帮我做的漂亮图片,星星一直闪啊闪,像白痴男人贼贼眼睛,刚刚告别,我就开始想念你,吗吗的,想念你猥琐的笑声和严肃时性感的声调,我很喜欢从一个人的声音去判断一个人的一切,我没有告诉过你,我特别喜欢你的声音,无论是变态的调调还是严肃的语气,都让我喜欢。
    我的文字也开始像你一样变态起来,没有那些习惯性的修饰,没有那些习惯性的的句型,没有习惯的一切,只是变得很变态,我都想杀掉它们,就像我说的,完了完了,我越来越喜欢你这条色狼,我想自杀一样,文字的扭曲让我笑得更猖獗,我欺骗自己说,是我困了,写不出东西来了,其实吗吗的,是人都知道我在被你的变态同化。
    岳南幸福地笑了。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