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907.html

    一直听着几首歌,是昨天从老婆那里挖来的,空旷的感觉让人听得心疼。其实是很老的歌的,散漫地听起来却是这样有味道的。
    想念,想念梦境中的女子,她走过来对我说,我叫岳南。说起梦境就会陷入一种呆滞的沉思状态,似乎记得很多奇怪的梦,昨天下午睡觉的时候,梦见我穿越了一道玻璃门,然后从很美丽的样子变得极度丑陋,并且被最不愿意见到的人看到了丑陋的状态,我不知道那是谁,有一张熟悉的脸和一种熟悉的憎恨情绪。
    把这个梦告诉老婆,他说,你要走运了,梦都是反的。笑笑,仅仅是笑笑,我还梦到过我吃掉了一个人,难道也会预示我会被人吃掉吗?笑笑,仅仅是笑笑,祝福始终是温暖的。
    睡到两点,已经是一种习惯,不到这个时辰醒来我会有一种莫明的恐惧,不知道做什么好,只能继续让自己进入睡眠,最近神经衰弱,睡眠轻易被打断,打断后很难继续,今天见到饺子她就问我,怎么那么憔悴。
    饺子是我最爱的女人之一,呵呵,我一直这样说,没有什么特别,一般的漂亮,一般的善良,一般的性格,一般的一般,却对我很好,会在网上长时间等我,然后在见到我时欣喜万分,却从来不会打电话给我,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子,注定是会幸福的。从来都不会对她说阴暗的东西,不说我的难过,不说我的艰难,只有一次说起我的抑郁症,她微笑着说,会好的。是的,确实会好的,仅仅是时间,仅仅是一个遗忘病症的过程,她不会了解,我也不愿意她触到那些阴暗,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会很开心,淡淡的,没有忧伤。如果一个男子也可以这样陪伴,我想我会喜欢他,依赖他,但是永远不会爱他。呵呵。
    在超级市场里买便宜的猕猴桃,我像一个普通女子一样拿着篮子,一个一个选着硬帮帮的猕猴桃,和一边的中年妇女讲话,教她要猕猴桃和苹果放在一起会熟得快一些,她很惊讶地看我,然后笑着说,真的啊?如获至宝的样子很可爱,呵呵。
    年儿发短信给我,说很想念我,已经很晚了都睡不着,思念可以想毒药一样谋杀神经,我的QQ宠物也叫年儿,亲爱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亲爱的,我们不会失去彼此……
    渐渐地进入夜的状态,宁静里似乎能看到汹涌的东西,这样迷茫。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