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906.html

    突然看到一篇爱情祭文,觉得很难受,很普通的内容,很普通的情结,很普通的字,但是,却让我这样难受,看到两行就再也看不下去。
    晚上的时候,决定写一些东西,很正常地对着电脑打字。那个笔下的女子又开始她的行程,痛,或者是爱情。
    开始:惨淡的笑脸,冷漠,尼古丁,男子,梦境,抑郁,周而复始……
    某种撕痛的声音,夭折。
    再也写不下去,很心疼地把写的几行字看了又看,放弃。
    从来不轻易放弃作品,因为那是我爱的一个名叫岳南的女子。
    但是却注定这种流产性的写作会折磨我,很有写字的欲望,如同很有爱欲一样,但总是无法坚持长久,当催促爱情的荷尔蒙过期,我又是那个冷漠残酷的女子,貌似毫无血性,亦或是嗜血,然而能让我喜欢的男子亦是这样稀少,难以找到一种适合的相处方式,一直是内向的人吧,呵呵,笑了,我竟然是内向的人。也许是内向的原因,所以讨厌繁复的纠缠,对别人也好,别人对我也好,我始终信奉一种简单的单方否定原则,只要有人想退出游戏,就Game over。也许我不会做得很好,但是我一定会让别人觉得我做得最好。
    不知道是不是曾经在短暂的时间里写了太多字的原因,于是会有这样一段更长期的空白,不知道是不是曾经在短暂的时间里爱得太多的原因,于是会有这样一段更长期的无爱。
    接受谴责,永不改正。
    接受唾骂,永不低头。
    永远无法接受的是和自己不爱的人谈情说爱,寂寞的良好感觉,在这样的闯入中质变成一种谋害性的毒素,摧残身心。
    一直喜欢一个朋友说过的一句话,不会忘记,只是记不得了。不会忘记,所以会在不经意的时候突然想起来,突然地疼,突然地笑,突然坠入到夜晚暧昧深沉的夜色中,无法自拔。
    曾经有个人写过我,是一个很普通却也是很善良的朋友,写了几千字,看到后很感动,仔细看来却是一直在笑,他看到一面的我,而岳南却有千面,谁说的,其实你也不知道什么样子适合自己。也许,那么就让千面存在。
    其实今天不打算再写什么了,仅仅是因为看到那篇爱情祭文,轻轻地疼了一下,就当作是我对疼痛的祭奠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凌晨之凌晨 2006-09-08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