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898.html

    最近,一直伴随着一种极度沉沦的神经质状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这样处于一种疯癫。
    从杭州回来的当天,在公交车下车的时候遇见小偷偷了我的手机,很勇猛地冲上前抓住他。当时想的,并不是那只手机会遗失,而是……
    一脸倦容地回到家里,我知道,我疲惫地接近于狼狈,一直喊着痛苦痛苦,妈妈也被我的样子吓到了,所以几天来对我特别好,呵呵,笑,她怕我真的疯掉了,真的会疯掉了,这些年来,她一直看到我从容的样子,坚强的样子,从来没有看到过躲在阴暗角落里的我,终于,我难以忍受了……
    恶心文字,真的恶心文字,写1000撕1000,再也写不出东西来,这是一种极端的痛苦,我真不懂得以前为什么可以写出那么多那么多字来,但是现在我又怎么了呢。也许是大脑神经的病态已经蔓延到我的手指蔓延到我手中的笔,和我整个整个的生活或者是整个岳南世界。
    已经难以控制病情了。
    疼吗?不,是没有任何感觉的。
    疯狂地哭泣。
    干涸后像失去了灵魂的眼睛。
    一具衰败的身体。
    一段没有来没有去的故事。
    一个叫岳南的女子。
    至于终点,我就无法那么早预知它的到来是缓慢还是疾速如风了。

    有人说我开始从以前的安逸淡薄变得愤世嫉俗,也许是因为最近常常沦陷入一种疯狂状态的缘故吧,总是很无里头地说很多话,或许什么也没有说。那些似乎爱过,似乎有过承诺而最终放弃的人一改原来的温柔,开始中伤,开始纠缠,开始像讨债一样尽力用言语讨回似乎本该属于他们的东西。呵。无所谓了吧。言语由他们去说,我是这样习惯,这样安逸。
    说爱我的人,我说爱的人,说爱我我也爱的人,我说爱也爱我的人,说爱我我不爱的人,我说爱不爱我的人,呵呵,一个足够谋杀的纠结。
    惨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暮色泉州 2016-10-05
    回眸 2011-10-05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