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896.html

    当天空又开始降落雨水,当天色又开始阴沉,当那种冰冷的温度又开始贯彻身体,当记忆一遍又一遍不成型地攻击着记忆。支离破碎也将如此决绝地成为一种冲击视觉的美景。那些断裂的声音,那些残败的肢体,和那些只剩下气味的泪水——逝。
    常常不记得太多的过往,那种疯狂的失忆有时候会让我倍感不安,然而有时候又是快乐的,如同被不断丢掉的可有可无的包裹,会在某时想到它们的妙处,可是对于行吟者而言,那却是太大的奢侈。当那些承载着记忆的包裹被铺满在荆棘丛生的道路上,会有一种释放的快感,我们用那些记忆换来了我们的一路安康,或者连安康也没有,只是一种存活的代价,但是值得,一定值得。
    难以想象一个有恋物癖的行吟者将负担怎样的艰难,而可笑的是,真正的行吟者大多数会有或轻或重的恋物癖好。亦或。在这样一个冷漠城市,暗藏了太多隐匿的不舍,即使已成为淡然的过往,即使蒸发得只剩下暗淡的气味,也确实无法在历史长河中彻底消失干净,当然,这不是我这样冷静走过的人可以体会。我只会丢弃掉所有所有的东西,然后微笑着说,寂寞的感觉真好。
    自由绽放。如荼。
    那些稀释后的阳光打在我的身体上,我的蜷缩的身体,我的覆盖了头发的身体,我的……
    失眠抑郁。
    清醒的凌晨。暗到及至的黑暗。明亮得带有浓重光泽的瞳孔。
    仿佛一场带有恐惧的窥探。在黑暗中摸索不知名的东西,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我们要的,只是完成时间的流失和这场流失中同样伴随的温度遗失。清醒第一次变成一种浩大的恐惧。没有理由的。只是因为内分泌失调而引起的睡眠混乱。而我也彻底地了解,一切的难受,是因为隐藏在身体的里长期抑郁,那些缓慢增长的毒素,我能深刻而隐晦得感知到它们侵蚀的进程。
    其实,亦是这样简单的理性,秋季的抑郁高潮,分泌过少的甲状腺素和肾上腺素……
    流泪的时候没有哭泣,哭泣的时候没有眼泪。想得到一场真正的释放 ,也许只能让鲜血来完成这个使命。
    身体上殷红的划痕,胸口上突兀的烟疤,是否能够触及一点点内心蔓延的疼痛,是否能湿润眼框干涸的瞳仁,是否能让我停滞一步?
    血液的腥味,带有决绝和凄美。溃败掉的伤口,是在漫长的深夜独自享受寂寞的后果,原来,我这样的人,也有被寂寞折磨到溃败的时候;原来,我这样的人,也会在失眠抑郁的时候焦躁不安,随意撕弄衣物,把头深埋在任何可以隐藏的地方,克制着疼痛的深沉,掩饰着伤口的耻辱。那是一种完全自我的方式,除了空气,无可介入。
    被睡眠折磨到抛弃睡眠,一直喜欢操纵着控制的权利,不习惯被任何东西束缚住。连续在夜间面对着电脑屏幕,可以这样微笑,可以这样正常地对话,然而心里的抑制是一种难以言喻疼痛。
    一个人丢失了接近整整一星期的睡眠,神经衰弱,精神混乱……
    有的时候,宁愿相信是会好起来的,期望越高,路口太远,或许就会这样越来越麻木和沉沦,已经不再对自己说太多鼓励的话,会因为失望而愈加难受。
    雨这样下,流逝掉的天空的眼泪,带给我一丝丝寒冷,还有一丝丝潮湿,掉在瞳孔中,有温情的错觉。
    时光,流逝。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14-10-28
    第五话 2011-10-28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