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867.html

    开学。
    开学的那天,杭州下了一场很大的雪,在艺术生寝室楼前,有一个漂亮的雪人。明显是艺术生的杰作,花边,树叶,小石头,有漂亮而和谐的组合,是春天的柔和暖色调。
    这个时候,我感觉到安慰。
    几日。
    谁的博客,名字是记忆有如一场洪流。这是真实的事。原来,我还是记得,原来,这确实存在。
    在学校里呆着,继续这种不符合我的生活,夜晚躺在床上,开始温习那种缓慢的感触。
    一切都是熟悉的。硬板床,黑暗中的天花板,寝室里潮湿的味道,四个性格迥异而相处融洽的人,一个孤单的喜欢浓重眼妆的女子,繁复的课程,永远不会睁开眼睛说话的英语老师(眼睛小到总是让我怀疑他有没有视觉障碍),学校门口的垃圾食品,垃圾堆边不断把食物往嘴里送的人,一个女子漠然的眼神,浓重的尼古丁。。。。还有什么,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还存在吧,只要它们确实是存在的。
    这个时候,我再度陷入一种麻木的绝望。
    依旧有很多人在对我说一切关于爱欲的话题,我总是很可怕地感觉到自己一次比一次更麻木不仁,以前我只会用麻木两个字,但是,但是现在,我确定自己是“不仁”,我的脸上开始有那种淡漠至极的笑容,甚至淡漠得可以将淡漠也融化掉,我的爱情像我的头发一样,为了寻找到自己需要的美丽而百经摧残,最终干枯得毫无生命——麻木不仁。决定明年冬天大胆地尝试光头,我要让新生的头发充满生命,呵,感情是否也可以全部都割断,然后如同初识般重新繁殖呢?
    这个时候,我安宁而绝望,我,只是在等待新生。
    上网。
    开学之后一直不曾上网,懒惰,劳累,困顿,终于在某个休息日的夜晚被别人抛弃掉,最近听多了灵异事件不敢一个人在寝室睡觉,于是匆匆跑来上网,很可悲地发现原来我已这样苍老,未过子时已经困顿不堪,原来,我真的已经苍老到无法抵抗。。。笑。
    在博客上看别人给我的留言,感动一直是一种很莫名的钝痛,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了解我、关心我、爱我。有的时候真的会感觉知足无比,然而寂寞的时候,四周空洞的气流又仿佛一切都是假象。或许,我们真的是注定要承担孤独的吧,我这样安慰自己,这是罪,我们要承担孽。
    这样的时候,我安心地看着闪烁的屏幕。寂寞,孤单,这是奢侈的感觉;寂寞,孤单,这是年华的初识;寂寞,孤单,这是没有终结的终结。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午夜飞行 2007-02-26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一时兴起,就在百度中输入了岳南二字,没想到居然就找到了你的blog,最近还过的好吗?好想你啊!                ---娟
  • 留意这个blog一段时间了,期待你脑袋光光的模样。
  • 哈哈

    岳南以男!!!

    嘿嘿   兔兔~~~~~~~~~~~~~~~~~
  • 老妈

    嘿嘿

    好好生活。
  • 亲爱的越南老公~~~
  • 南姐。



    我们这儿今天也下雪了。



    好大。



    风好大。



    割得肉疼。



    呵呵。。。



    冬天都过去了,春天要来了要来了,忽然下起雪来了。
    回复访客459876说:
    2.18号的时候,我们这里也下雪。

    呵,还是不喜欢下雪
    2006-02-27 12:4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