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848.html


    Nothing much!~
    突然想把头发弄得很凛冽的样子,干净清爽,用我的小发簪把留海全部盘起来。韩楚说,我今天的样子很好笑,也许吧,已经保留厚重的留海一年有余,恐怕太多的人已经忘记了我从前的样子。2004年的我,如同现在这样,有高高的额头,眼神清晰没有丝毫遮掩。
    过很安静而孤单的生活,常常一个人在街头抽烟,买食物来填充空虚的胃。不知道是习惯还是无法选择,一直如此,一直,也便成了习惯,无所谓的,我对很多人这样说,但是有一天,六度突然说,你有所谓的,你自己知道。茫然……
    很安慰发现还有人这样想念我,在深夜,看到年儿的签名:想老妈了。感动的,年儿是如此漫长的时间里始终最懂得我,最疼爱我的人。时刻想念我,会把我放在心头。不知她对我的思念是否如同我对母亲一样,那个与我有着相似容貌的女子,我会常常担心她在北京的生活是否合适,虽然我从不曾对她说,但是几乎认识我的所有人都懂得我对她的恋情。是的,是“恋情”,无法再用更合适的词来形容我对母亲长久以来的深切,她是足以让我思念到含泪的女子,尽管相貌平庸,一切平平,但是她却对我有着最为强大的引力,让我无法自拔。

    如果我爱一个人,那就是一辈子。

    这是我在2004年说过的话,并且直到如今甚至延伸至将来一直一直不会改变。

    不知道为何原因,突然觉得生活的落魄,也许是孤单得太久,也许是因为最近恶梦缠身,精神接近崩溃,我依旧是2004年那个任性的孩子,睡眠对我的折磨换来的是我对它的抛弃,我可以在这样深切的夜里继续我无眠的文字,暗淡忧伤。躺在床上,只能让我感觉胸口压抑,无法克制自己越来越糟糕的情绪,或者化着浓重的妆容在网吧看看来去匆匆的美女,是一种更适合我的方式。
    玩游戏,韩楚笨得要死,每次都输。看电影《孔雀》,没有看完,虽然承认这是部不错的电影,但是不喜欢那部电影的时代背景,我是绝对属于这个时代的女子,有着本世纪女子所有的前卫,喜欢高科技,喜欢城市的灯红酒绿,厌倦那个时代的闭塞和愚昧,卡其兰的布裤其丑无比,同样卡其兰的牛仔裤会美丽百倍。两毛四的《性知识手册》也需要那样畏畏缩缩地买,我宁愿在百度打简短的搜索关键词然后出现一大片你要的答案。再也没有看下去,张静初的脸实在太现代。她代言的欧柏莱封面上漂亮的彩妆才对我具有吸引。
    生活就这样糟粕得要死要死,要死要死。我知道我并不适合生存在这样一个一大堆女生的环境,虽然我足够女子甚至比她们更女子,但是我无法属于她们自以为复杂而智慧的生活,一切早该预料得到。庸饶,我可以离开这样,谁带我离开这里吧。但是我实在爱死了我的妈妈,不想再让她为我担心半分。
    于是,我就这样糟粕得要死得过,于是,我开始用从小习惯的方式来安慰自己。买昂贵的香水,BOSS,大卫,兰寇,拆掉一切护肤品的包装,花几个小时一点一点地往自己脸上涂抹,脸上的皮肤光滑如同广告词里说的,像剥了壳的鸡蛋,却又是这样显得暗淡无光。
    我要让自己这样沉溺在庸俗的世界里,如果它真的能把我溺死的话。可笑的是,一直很恶心金钱的庸俗,讨厌和朋友发现金钱利益的关系,借贷,谋取,一切都让我倦怠不堪。和最好的朋友之间,在金钱方面一直保持着良性的关系,从来不分彼此,穷到极点的时候,总会有人很乐意地往我卡里打钱,这是一件值得人宽慰的事,不需要有任何卑微或者担忧。因为彼此都是这样厌恶说“借”这个字,从小就是这样。这是一种从儿时带来的阴影,喜欢用践踏金钱来换得偶尔的精神平衡,母亲的离开,留下永远不会实现的承诺和真实的金钱,我开始懂得应该谋取两者之间的哪一种才能得到真正的宽慰,而那种获得,只能让我增加对母亲的爱和对金钱的鄙夷。
    不知道为何要说到这些,最近遇见了几个故人,开始想念,开始想得很多,开始仔细地回顾。性情暴躁,企图用虐待自己的方式来报复这个世界,而它却给予我更为严厉的惩罚,我被丢弃在一个荒芜的世界,自生自灭。
    Nothing!~无所谓。这是我一直喜欢说的话,像一颗盐巴刚掉在水里,无论如何凝重那杯水都无法在瞬间有任何味觉变化,于是,我说,nothing!无所谓。然后,当一切风平浪静,水变成咸到苦涩的味道,然而我已说过,noth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