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811.html

    我想,我确是一个很神经质的人。
    又是这样,重复地想这样,突然想到一个词,然后爱得要死,沉思半天,得到一种虚无的拥有。
    这次,是这样两个字——绵延。
    有人看过我的博客,对我说了这样的话,触觉,听觉,感觉,这一切感性的东西都在泛滥着。我笑了,对于他的捕捉能力我有一种特殊的亲切或者是疏离,他看到了一个岳南,是真实的,他扭曲了一个岳南,只是无须解释。我就是这样一个病态感性的女子,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深藏的情结。
    一个夜晚,其实已经缺少了很多睡眠,对于棉被的温暖,应该没有任何抵抗能力才对,但是总有一份牵挂,似乎能够感觉到另一个不安的睡眠。亲爱的,当你在凌晨时分给我短信,告诉我你的恶梦,告诉我你不舍丢弃我,告诉我你的疼痛。泪水的涌流模糊了手机的屏幕,我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一种阴暗的瓦解,那些冰冷的水从眼睛里涌出来,绵延不绝,我惊讶于那种冰冷与温暖混合在一起的奇妙感觉,不曾想到我还能有这样的情绪,手指抹过眼角的湿润,黑暗中,我看到我残破不全的散发荧光的指甲油上那些微弱的液体,突然淡淡地笑起来,如同亲爱的所说,这才是真正的岳南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岳南以南 2006-05-26
    天亮了 2006-05-26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