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809.html

    岳南以南。这是我以前博客的名字,很多人知道这句话,却没有人知道下一句——岳南以南,难逃劫难。
    无数个电话,无数条短信,都没有得到回复的时候。我能够深切感觉到内心的惶恐,我再次触及到自己心底的阴郁。
    我知道他的电话没电了,但是我还是继续打继续短信。心情骄躁不安,呆在画室里兀自抽烟。拿最大号的画笔,用各种犯忌的颜色图满整个画面。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在画什么,只是画一直是我能够安静自己的方式,我必须得这样做,除了画,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
    但是,我依旧感觉到心里抑郁的发作。骂所有给我电话短信的人,因为他们给了我希望又让我彻底失望。
    一整个早晨抽掉一整包烟,因为我希望抽到那根许愿烟,将近凌晨时的许愿,我要你身体健康。
    其实我不想告诉你,我难过得要死要死,很机械麻木地做任何事。一夜未眠伴随着头脑和口腔里的奇异味道,我知道我必须清醒,但是我不知道,如果下午还没有你的消息我会如何去做。
    电话,短信,电话,短信,我只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回复。某个时刻,我心力交瘁,我对你说,我没力气了。我是多么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拥抱。
    原来抑郁真的足以谋杀,我能够清晰感觉到心脏麻木而冷凝的跳动,已经很久不知道那种感觉了,每一次跳动都小心翼翼,患得患失。
    瑞,其实我并不想让你知道这些。
    当接到你的电话时,我已经很疲惫地匍匐在桌子上了,寝室里,只有我一个人,半昏沉的状态。你的声音突然让我想哭出声来,我告诉你,我没哭,我是真的没有哭。因为,已经连一点点哭的力气都没有。
    原谅我没有做到答应你的事,我知道你生气了。
    我只是想安抚这一天惶恐的心绪。当我笑逐颜开的时候,你有没有看到我的抱歉与难过。
    瑞,我只希望你好好的,正常地睡眠,不要再拿自己来作为与我交换的赌注。我诚然惶恐,我已经不想失去你,我已经无法失去你了。
    爱你,瑞。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天亮了 2006-05-26
    绵延 2006-05-26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岳南。问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