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796.html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很久没有这样沉醉在睡眠之中了,梦见一个人,我想,如此贪婪睡眠是因为梦里有他频繁出现吧。
    晚上的时候,同寝室的女人突然回来,还有她的爸爸妈妈。我很局促地看着他们,然后拘谨地问好。每次都是这样,看着同学的父母来看望他们,有说不清楚的感觉。我也不是那种依赖爸爸妈妈的小孩子了。每次他们问我你爸爸妈妈什么时候能来,我都是一边抽着烟一边笑着说,也许这四年你们都不会见到他们的。
    我相信这样说的时候我是平静的。
    女人跟她爸爸妈妈出去吃饭了。他们走之后我也感觉到有写饿了。外面开始下雨,我很突兀地独自行走在街上,旁边的小情侣很亲昵地帮彼此遮雨,几个同寝室的女人们也相互依偎地匆匆而过。
    其实,饿只是一种心理感觉罢了吧。走进一家韩国料理店,进去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去错了。这样热闹的店里,暖暖的灯光,暖暖的桌子,暖暖的族群。
    我很尴尬地看着老板,因为没有人招待我。我尴尬地走到老板面前。他惊讶地说出一句话,我没有听懂,心想完蛋了,难道是韩语?我连英语都不会呢。
    我很谨慎地问了句,什么?
    他说,原来你跟他们不是一起的?!
    我抬头看了看前面热闹的人群,笑着说,不是。
    然后,我就一个人占据着整张大桌子。
    料理店的烟灰缸漂亮得让人没有抽烟的欲望。是水晶的莲花状小盅。拿着看了很久。打发掉漫长的等待。一个人可以这样无所事事地等待一份食物也是一种心情吧。
    看到对面桌子的文雅男人,竟然也是一个人。喝我不喜欢的王老吉,表情却是我喜欢的淡然。应该是很爱干净的男人,穿清爽的短袖衬衣,短短的头发。我很惊讶地看他把料理店送的六个配菜不紧不慢地吃完后,又把六个空碟子叠起来。整张桌子上都很干净,不像我留下啤酒的痕迹还有烟灰的污浊。
    买单的时候,听那个男人和老板攀谈。原来老板是真正的韩国人,汉语却是已经炉火纯青。韩国妈妈很客气地一直对我们点头,热情之极。仿佛和那个男人有浅薄的交情,一直对他说下次来她要请客。
    我喜欢韩国妈妈的热情,我对她说,你们店的烟灰缸好漂亮。她依旧是一直点着头笑啊笑。
    雨没有停,我还是一个人。
    街上的人已经打起了伞。我还是一个人独自行走在雨中。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