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782.html

    其实。一直以来,我很想好好写点东西,认真地说出自己内心所想。而我一直是这样不懂得表达自己的人,语言拙劣。
    一天依然很糟粕。早晨回寝室之后,依然没有睡意,突然地,我就这样猛烈地埋在被子里哭起来。短信给年儿,对她述说我的病情。她告诉我,她没有办法了,要我相信会好起来。
    生生的短信:等我回来再疼你。
    其实,对于这样关爱我的人,我一直心存感动。
    只是疲惫不堪的我,在不可自拔的失眠中太过沉沦迷茫。我不知道为什么累到眼睛都睁不开了却还是睡不着。也许是在某刻获得睡眠的,极易惊醒,然后头痛欲裂。瑞的电话,其实我还带有哭泣过后的任性声音。我不想被爱的人看到任何不好的蛛丝马迹。我说,我只是很累,很累。
    其实,瑞的声音本身就是很好的安慰。喜欢他的声音,听到的时候,心情阔然。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睡不着。我开始痛恨起这种感觉来。心口堵得让人抓狂,常常感觉想要呕吐,之后是饥饿,却没有力气出去吃东西。
    忘记了下午怎么过来的。只是记得精神越来越匮乏,脸色憔悴不堪。心中带有对自己的憎恨。讨厌那种给别人带来麻烦的感觉,多年来,习惯了我行我素的同时,也习惯了自己的病痛与任何人无关。
    瑞一直会自责,我的情绪低落是他的过错。其实很舍不得他这样,已经不想在他过分忙碌时还有分心。一直都不敢告诉太多人我的病症,这是一种强大的自卑。但是,还是鼓起勇气告诉了瑞。漫长的话,在本已复杂的情素中反复想过很久才可以这样完好的表述,我只是想让他知道,这不是他的错。其实抑郁症患者在很多人眼里不过是一场无聊的无病呻吟。我害怕别人这样的看待,所以一直不想对太多无法了解的人表述。述说一种内心长久潜在的阴郁和痛苦真的需要太强大的勇气了。
    他说,恩。明白。
    然后,我就开始傻了。某刻觉得自己很可笑。
    终于忍受不住,打电话给了妈妈。
    我在电话里终于咆哮起来,一直对妈妈说,我神经病。我是神经病。我说,昨天突然有一刻,想把自己隔离起来了。
    妈妈第一次这样温柔地对我说,是不是觉得你所爱的人都无法关心你。
    她这样说的时候。莫名感动。这是我等了20年的话。
    妈妈问我,你是不是在哭。
    我说,为什么你不能在该白痴的时候白痴一点。
    泪水熏染,化开我的烟熏妆,那一刻,我甚至觉得全世界都要化开来了。世界最后的容貌,将跟我的脸一样惨不忍睹。
    其实我一直知道,妈妈是这样爱我的。我说,妈妈,我要去看医生。
    她说,让你爸爸陪你去吧,好好看看。
    我哭着说不,我知道,对爸爸不足够爱,无法让我坦然说出一切病症所在,我一直是隐讳的女子,不想让别人轻易看到丑陋的伤口。
    妈妈说,你要坚强。你是我的女儿呀。
    我又这样抓起狂来,愤恨地说,为什么,为什么,我一定要坚强,我已经受够了,受够了。
    突然就是这样落寞。然后,我对她说,对不起。
    这是我不轻易说出口的三个字。
    我可以对这个女人这样坦然自己的伤口了,可以对她说,我病了。其实,这是我一直所期盼的。

    常年沉积的隐匿,是我一直以来的缺失。也许。我真的。需要一个出口。

    已经再也不想抑郁这样无缘由地复发了。没有任何原因就没有解决的入口。一个死胡同。足够让人绝望。
    想起那些爱我的人让我去他们身边,有个女人说过,在她难过的时候是我不厌其烦地听她唠叨,她也希望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能够在我身旁陪伴。突然就这样想她了。还有郁树说过,四川适合静养。
    但是,我真的逃得开么。
    这样的问题,根本不适合在这样的时候问吧。
    不要对我说“别这样”。因为我也不想“这样”,我比任何人都希望自己能够好起来。“别这样”三个字会让我心碎。让我感觉到更多的无助、无奈、无可奈何。
    喜欢和海生对话,可以很无里头。

    欲海生 22:25:42
    你的无聊都没个性。
    岳南·瑞 22:25:26
    我为什么要个性,他吗的能当饭吃!
    我依然相信两年前对你说的那句话
    在这个人人宣扬个性的年代
    没有个性是最大的个性!

    欲海生 22:30:01
    这是为了掩饰。。。
    岳南·瑞 22:29:26
    个毛

    欲海生 22:30:39
    个飞机。
    岳南·瑞 22:29:51
    个麻雀

    欲海生 22:31:24
    个鸵鸟
    岳南·瑞 22:30:34
    个卡车

    欲海生 22:31:54
    个越南
    欲海生 22:31:58

    岳南·瑞 22:31:10
    个韩楚

    欲海生 22:33:42
    饿了吃面包。火腿肠已经有了。
    岳南·瑞 22:32:57
    我又这样,突然又很想吐

    岳南·瑞 22:32:59
    要死

    欲海生 22:34:20
    精神痉挛。
    岳南·瑞 22:33:39
    我决定抽空去看医生

    欲海生 22:34:57
    你应该还觉得有一点点兴奋?
    岳南·瑞 22:34:23
    额。。。是的,在跟我妈妈打电话的时候我突然情绪亢奋

    欲海生 22:37:06
    你要相信一切都是正常的。这样你就不需要心理医生这种莫名其妙的家伙了。
    岳南·瑞 22:36:22
    我去看内分泌或者神经科

    岳南·瑞 22:36:38
    我真的已经受不了了

    岳南·瑞 22:36:47
    其实我现在累得可以趴下了

    欲海生 22:37:59
    去吧。
    岳南·瑞 22:37:10
    我就是这样,会突然很想吐

    欲海生 22:38:12
    我相信你需要。
    欲海生 22:38:33
    类似的感觉我也有过。
    岳南·瑞 22:37:50
    然后你怎么办

    岳南·瑞 22:39:09
    我感觉自己差极了,会突然想吐,会头痛欲裂,会肚子痛得直冒冷汗,会心里赌得想死

    欲海生 22:40:21
    我得的不是抑郁症。
    没有你那种不得不求医的感觉。也许更可怕。。。当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觉得自己脱离了自我控制。
    岳南·瑞 22:39:52
    有时候我这样跟你打字,但是我的手是软的,在发抖

    生生。我们也算陪伴多年。呵。一整天,我都在等待你所承诺的宠爱呢。

    还是来网吧了。天气很沉闷。脸上积满沉闷的汗水,黏稠而不适。
    等瑞。
    一个小时
    他出现,看到他剪短的头发。像个孩子一样天真到纯真。而自己的脸……
    等瑞
    一个小时
    他出现,看到他满脸的笑容。像个孩子一样阳光而明媚。而自己的脸……
    等瑞
    一个小时
    他出现,看到他心疼的表情。其实这个男人真的很爱我。其实我也很爱他。
    很舍不得看到他的倦容。尤其的心疼。我想他这样善良的男子,承担了这样多责难的男子,不应该再多承受什么伤痛吧。我是那么舍不得他为我而难受。他一定又不管理由地先自责得要死。但是,我不要他这样,他已经足够辛苦了。
    有时候很想对他说些什么,但是胸口堵塞,有些话难以启齿。
    《蝴蝶花》我们都至爱的歌。喜欢里面的歌词。有雷同我笔下小说的感觉。年华的美好与苍凉,时光的流失与无奈,小野花的真挚与凋零,眼泪的灼烫与苦涩。
    瑞,我们相爱到老吧。
    瑞,你要相信我呀。
    瑞,答应你会好起来的呀。
    瑞,请你不要再为了我沉重。好好坚持你放弃了那么多所坚持的东西吧。
    妖孽跋扈,已经是过去的岳南。我已经不想祸害人间。
    瑞,答应我吧,最终,我们可以一起逃离这个纷扰的世界。
    20年,我找到该找的人。我已经无法再失去。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