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762.html

    很突然的事。很突然的人。往往就是因为这样的突然,没有任何预兆,而让人不知所措。
    谁也没有责任。谁是谁的谁。

    一直很欣赏一个编辑,或者是写手,一直有留意她的签名。昨天不经意看到她的博客。那些决裂的文字,原来,谁都有疼痛。
    很多东西,如果能断裂得彻底,决绝得透彻,那也算是一种解脱吧。
    很恐惧一种感觉。某些事,在多年之后,依然出现现实的阴影。
    对“很”这个字情有独钟。曾经有人说过这样的话,他说,你是个极端的人。也许,他说得对吧。
    有些人,以为会不再相见,有些人,以为会不再出现,有些人,总会一生相连。
    下午出门,修理过分长的刘海。发型师的技术很好,帮我做了个满意的爆炸头。
    真的可以沉浸在简单的快乐中了。

    阴沉的天气总是让人无端遐想。天边灰色的鸟成群掠过。突然想起那个叫做次元空间的梦境。在那里,我没有被遗弃。

    很好的朋友来我家,她已经很消瘦,不像多年前。
    她问我暑假的打算。我说,等瑞来吧。
    她说,那你的整个暑假几乎都在等待了。
    我笑,不说话。
    也许是看到我天真的表情。她也淡淡地笑了。
    然后我说,其实,一直以来,我已经很厌倦等待了。真的很累。但是。我只能这样。
    她也只是看着我。然后说,做点什么吧。

    有朋友在身边关心,确实是件好事吧。
    一些简单的事情就能让我快乐起来。

    而一些出现,不知道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
    为什么要牵扯到本该过去的事呢。
    其实,连我自己也不懂,我到底要什么。
    她说,我现在真的不懂得选择了。
    我说,我也一样。
    也许如此,注定是等待。
    谁给我一个光明的出口,我想我就可以奔向那个光明吧。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忽忽.谁的枪.折断一只又凭生出一只..

    战役啊..一场又一场..偶是医生。来给你包扎上滴..
  • 小宿来过,我是百忙之中抽时间来的我容易嘛,支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