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755.html

    我已经厌倦了等待,厌倦了纠纷,厌倦了挣扎,如果可以离开这一切,我宁愿形单影只。

    本已经关掉了电脑,躺在床上,打算就这样入眠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现在不通宵的缘故,刚躺在床上,总要很久才能真正睡着。黑夜的睡眠,总没有白天的那样透彻。甚至白天的梦境也会显得异常。真实或者是预告。有有符合我性格中的隐晦,需要良久的琢磨才能捕获端倪。
    关于等待的话题,一直一直在阐述。以前说,我不寻找,我仅仅是等待,因为害怕在寻找的过程中失去。
    彼时年幼,只懂寻找的冒险却不懂等待的煎熬;此时已老,尝够了等待的枯涩却再也无法摆脱等待的空洞。
    在一段时间里,我拼命拼命地想有人带我逃离这种无至尽的漫长,而又谁知,这种期待,又成为另一种等待。
    所以我曾这样说,所有的缺失都是一个强大的空洞,当所有的空洞相互填补,竟然也能这样满足。
    而我,真正满足了么。
    谁也不会在意的,即使我一次一次这样说,真的,谁也不会在意的。记忆中,似乎有许多人对我说,你需要得到照顾。而这样的话,现在在我看来,仅仅只是可笑了,是一句太过冠冕堂皇的话,是出自本性的保护欲,亦或,是一次抄袭,可以毫无理由地施加在任何一个女子身上。
    无法抵达内心的安慰,只是徒劳和浪费。
    谁可以知道,其实,我是如此恬静的女子,从来厌倦纠纷和争吵。
    谁可以知道,其实,我是如此隐忍的女子,从来内心脆弱而隐忍。
    脆弱却不懦弱。这是从一个朋友说的。确实。像我这样的女子,没有脆弱的资格,更没有懦弱的理由。

    倦。
    一个人。如果心无期待,或者也是一种安然。
    开始想念妈妈了。这个给我陪伴,给我遗忘的女子。她的反复,让我懂得,真的不该对任何期待过高。而我却恰是这样的感性女子,一旦动有真情,便无法克制自己病态的思念。于是,我的等待注定漫长而辛涩。
    妈妈说,我很想你,失望为什么你不到北京来。我笑着。只能抱歉。
    瑞,知道么,我是放弃着我深爱的女子来等待你的!

    ……

    夜已经很深了。
    谁的宠爱渲染半壁天空,谁的恩慈让你面若桃花,谁的娇惯让你泪光扑簌。
    我也不过是上天随意捏造的女子罢了吧。
    我也不过是一个女子罢了吧。

    记得在一本杂志上这样写,所有让女人等的男人都该死。
    看到的时候,我笑了。我在想,那这个世界上,该有多少男人要赴敢黄泉。又有多少男人该从黄泉回来,重新赴过。

    我已经厌倦了等待,厌倦了纠纷,厌倦了挣扎,如果可以离开这一切,我宁愿形单影只。
    始终无法被人透彻地了解。
    也许是本性贪婪。我该收敛起自己的罪恶。满足明日升起的晨曦微阳。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温柔乡 2009-07-18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我是兔子~

    南人  很久不见了

    唉   我都不知道说什么

    前些时候看到你有那么多的快乐,心里很为你高兴  知道我们是在寂寞里煎熬出来的 可以出来了 应该高兴 至少你是 

    看到现在你写的东西

    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怎么了呢  到底我们什么时候找到安静呢

    等待。。。 南人,我一直在等待着。等待着等待。

    我最厌烦的 也是我现在唯一可以做的   我在等待中死了一回  不知道你理解不理解  我的思想在那次等待中死了

    但是我又在死去的后来继续等待

    你说她值不值  你说他值不值  你说这个过程值不值  

    生活在这样很没意义却又不得不这样过的流程中过去

    我怕我在生活中不能得到自己的东西  这也许是我给你说过的我对生活的恐惧  对自己 对别人 对生活。

    也许我们是不能安静的两个人 呵呵 我许多时候想 我们俩哦

    呵呵 那么多的地方我们一样 

    好好的  我许多时候只会说这一句 

    也是兔子最想说的话   有什么不开心的  可以给我发两条短信  也许我那有好的笑话讲给你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