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751.html

    又是深夜。开始不习惯那张空掉的床,如果瑞在,一定又会张牙舞爪地占据正张床,只留给我正好侧身贴着墙的空间。
    又是深夜。开始不习惯空掉的肚子,如果瑞在,一定又会诱惑我吃很多东西,最终饱饱地睡去。
    又是深夜……

    昨天在送瑞回来的路上,习惯性地咬了爸爸一口,差点习惯性地对他说,你个B。

    之前坐在爸爸身边看他打牌,很突然地问他,你想妈妈吗?
    他笑着说,有什么可想的,反正每天有电话,想多了不就花痴了。
    我气愤地说,你没良心。
    爸爸笑着说,男人都是没良心的。

    也许呢。这话是对的。出自一个男人的金口玉言。
    也许呢。这话是错的。出自一个男人的自欺欺人。

    嗓子一直不舒服。喉炎又犯了。说话都会感觉到咽喉的空洞。开始节食减烟。生活又回到原处。周而复始。
    总是在睡眠的时候做很奇怪的梦。有模糊而异样的影子。
    记得瑞在的时候,在很不快乐的梦境中被他亲醒,睁开模糊的眼睛,看到躺在身边的是我的爱人,有一种无比强大的安全感,然后,我伸手抱住他。
    简单的幸福,简单的快乐。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