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730.html

    双七夕。38年一次。
    大街上热闹非凡。其实,情人节可以每年有,每月有,甚至可以每星期,每天的某个时辰都有。不过是给人快乐的借口,或者是奢侈的理由罢了。
    看了瑞的新歌歌词,很feel。或者获取,逃离,才是我们需要努力去做的事吧。一直不喜欢尘世中俗气的氛围,我不能说我是个清高脱俗的人,脱俗这个词,本身就太过庸俗,而我这般眷恋红尘的女子,也不过是云云众生中的俗类罢了,只是对于我而言,我只是一个独自生活在某个狭小世界的生命,对这个世界绝对的微不足道,而对于自己,却是一个全部。
    蜷缩,是一种很好的自我保护方式。而当我艰难地蜷缩在一起时,我却特别渴望有人能够拥抱,可以沾染他人的温度来获取我小小的平衡很满足。

    情人节的街头,到处是玫瑰,红色的,我甚至可以看到它们凋零的末路。
    脸上默然的表情,额头细微的汗珠,空气中混杂的味道。
    我看到他,格格不入。
    长年在日光下的过度运作,使他的皮肤看起来黝黑而健硕,而不知是年迈还是因为体力劳动过度,他的身躯已经开始严重地走行,他茫然的眼神,或者,这样一个节日,对他而言只是一个未知或者是轻蔑的一个观念。
    是的,他就是一个普通的民工。
    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注意一个年迈的民工。或者是这样莫需有的喜气刺激了这样一个格格不入的人族。
    开始想起黑暗中闪光的阴影,一样能使我伫足观望。
    我不知知道是不是可以算作一个安静的女子。
    我可以极度痴迷在一种疯狂运作的状态,嘶喊或者摇头,笑或者哭……然而,我总会在莫名其妙的一个时候顿时停止。望着不知该望着什么的东西。眼神却是凝聚的。
    如同今天走在这样一个热闹的街头。望着的,究竟是这喧闹,还是这样一个与我毫无关联的人。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