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704.html

    军训。这并不是我爱好的活动。安妮说过,一切写字的人都不喜欢户外运动和语言表达,否则就要怀疑职业的专业性。即使我并不专业,可能也是因为长期迷恋了这样一种文字状态而变得独立而慵懒。
    在检查内务之前,认真整理了自己的桌子。把一切凌乱的东西都塞进了柜子,其实,所有被收拾起来的东西才是我的最爱,永远喜爱凌乱而干净的生活,一旦整齐,便会找不到各种日常用品。
    忘记喷香水,在检查的时候被抓到有烟味。
    教官一开始问的时候并没有承认,不是害怕,而是觉得一种无所谓的状态,厌倦一切繁复,如同厌倦这个尘世上一切冠冕堂皇的东西,本质的真实和赤裸,应该是最美丽的简洁线条,流畅而让人感觉到直面的畅快。
    最终承认,依旧是因为不喜欢繁复。他说,这是一种坏习惯。要我戒掉。
    这样一个训练有素的正常男人,把一切不在传统道德轨道上的事都视作错误。
    最后他说,米卢说过,态度决定一切。
    这样的时候,我开始正视他离开的背影。
    我就这样突然沉寂下来。开始回忆或者是臆想。我的臆想症又开始在莫名的时辰复发。我似乎看到海边一脸寂静的杜拉斯一边抽烟一边若有所思的面貌。还有我一直喜欢的安妮。
    我的流年宝贝,我的棋子亲亲……
    呵,他是一个如此正常的男人,过度的军旅生活也许已经磨灭了很多叛逆的思想,亦或是太多的个人行为。

    但是,我会去正视这样一个男人,平视的,诚实而真诚。如果我觉得他肤浅或者只是一味的专制,我会选择眼神偏离,自有所思。
    他跟我说,我知道你今天被我抓住觉得丢面子。
    我说,没有。
    当然没有。这只是我的一种生活状态罢了,习以为常,不觉得有任何错误,只是违反了他的道德规则,我为何要为我觉得无所谓的生活习惯觉得羞耻。我亦是尊重他的。因为他也同样认真。
    但是,我不喜欢他说,你看看抽烟的女人都是什么样子的。
    我跟他说,你不会懂的,这只是一种状态罢了。
    班长在旁边拉我的手,而我看到他笑了。
    原本,我想跟他说,你知道杜拉斯吗,或者你只用过杜蕾丝。
    我没有这样说出来,因为他的笑容,亦是真诚的。
    也许他这样一个军人,是不会懂得一个文字者的透彻骨髓的寂静,烟草的陪伴,酒精的催化,已经成为了深入髓血的病嗜。自我第一次点燃一根烟草,沉浸在那种若有似无的世界,我便知道这样的融洽可以给我带来我所深爱的状态,如同凌晨的暧昧,暴雨的淋漓。
    或者,我还想对他说些什么,但是多年以来,因为手指的灵活而渐渐消退了语言的能力。一直无法用语言完全表达自己的所想。于是,我常常都是独自一人,认真而安静地寻求着一种了解。
    生命的追逐,对于我这样的女子,无非是一个逃离。这个世界并没有我的所想,内心本身具有彻底的绝望。
    可以在军训生涯中保持素面朝天,忍受着自己本身的陋容,我已经习惯了掩饰太久,从来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摒弃那种庸俗。也许过了军训,我又是那个表面妖娆的女子,在街头抽烟,看着路人投来的异样眼神。因为独自一人而感觉寂寞或者是满足。
    从不对别人的生活状态或者言行习惯抱以太多的想法,始终坚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式,始终固执地坚持自己暗淡的世界,自己微薄的爱恋。
    离开。这是最后一个场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新陈代谢 2010-09-11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南人 你得把文字吃下去才好

    我看到你吐的很有滋味~~~~
  • 于我来说,军训唯一有意义的,就是实弹射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