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702.html

    清晨再次醒来,意志模糊不清。想到今天不用早起,却还是残存着一种莫名的不安,无法继续心安理得地继续睡眠。睁不开眼睛,眼睑上结起了乳白色的黏膜,或者是在梦时如愿,得以肆意哭泣,而留下真实痕迹,让人寻味亦或是心灵满足。
    昨日请了病假,没有军训,上网片刻,看到窗外大雨淋漓,毅然下了网,走到雨里,从口袋里摸出ESSE来抽。海生的电话,两个神经质的病人,根本无法讨论谁病得更重,病人之间无比的亲切,相互慰藉,我们不是要逃脱病痛,而只是想获得一个出口,一个宣泄。
    蹲在大街上,抽烟,雨一阵阵地淋下来,全身湿得透彻,不顾来往的行人,大声喊叫,肆意大笑,肆意哭泣。
    之前尝试打电话给瑞,一遍又一遍,我明明知道,他的电话是打不通的,但是我愿意抱着万万分之一的希望尝试,或者不追求一个完美的结果,飞过的鸟群没有在灰色的天空留下痕迹,而我的心中,永远有那种不可探测的疼痛。这是一种深沉的本质。深沉。不可探测。
    淋雨,哭泣,笑,喊叫,抽烟,行走,疲软,神经质。谁可以接受这样一个女子的病态。
    随时会大声对自己说话。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笑,低下头的时候就可以清脆地笑出声来,没有人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只是沉浸在自己的臆想世界,你们无法得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戏子无情 2013-09-15
    臆想依旧 2008-09-15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亲爱的南南



    我的军训就结束了



    安好



    都还活着



  • 亲爱的南南



    我的军训就结束了



    安好



    都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