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695.html

    梦境中,我回到家里。突然门被拉开,看到瑞邪气的笑容。我惊喜。他身后还有我深爱的妈妈。
    我们团圆。
    梦醒后,我的眼角是凝结的潮湿。

    如果我现在问你,你愿意带我走吗,你还愿意陪我去死吗?
    你又会怎样回答。
    心里一片安宁。我在等待融化后的味道。总是会在漫长的时辰之后才会真正感觉到痛楚。我知道,会有的。我在等待。
    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
    我的爱入不敷出,我已经开始空掉了,开始空掉了。我是一个专制并且不善良的女人。我不要做古时的贤妻良母,这样的女人总是不得善终。我是一个霸道并且很神经质的女人。我不要遵循理论的道德和思维逻辑,我只能听到我身体里的声音,并且依照去做。
    如果别人不懂,难道你也不懂么。我是忍着疼痛冲破伤痕的血痂来爱你的。所有的伤口全部裂开,然后等待你来治愈。我有犹豫过么,有害怕过么,有恐慌过么,我一直自信,一直相信你,给你的是我最后的坚强了。
    我懂得你的生活,你的艰难,你的承担,你的负重,你的一切我都懂得。我一直坚信于我在你心中应当是第一的位置。当某天我开始觉得这个位置在动摇,我就受不了了,妈妈说,仿佛你也无所谓的样子,关于我去不去北京,你无所谓。妈妈这样说的时候,我的心里突然锐利地疼了。我知道很多感情是不需要说出来的,但是说这话的是我最爱的妈妈。我看不清楚,从深爱你的那天起,我就已经迷茫了,是我太过自信,还是太过霸道。
    是我错是我错,是我错了。
    我喝酒是因为我又开始失眠。这是危险的事,我必须让自己有正常的睡眠,否则我的生活又是一塌糊涂。我已经不想承受那种心脏被牢牢堵塞的顿挫。你能否不要骂我,不要对我不耐烦。
    谁都累,谁都需要安慰,能量永远不守恒,那么多人在付出,但是几人能够满足。
    喝多之后,我总是躺在床上,一遍又一遍地按着你的电话,明明知道是接不通的,但是我还是会这样,不断地想念你的声音。
    你看我多么憔悴啊。脸色灰暗,眼圈深刻,再浓的妆都已经掩饰不了了。丢失了我喜欢的墨镜。当时我还很庆幸,丢失的不是钱包,因为里面有我们的照片。
    我答应你的事一样一样我都努力去做到。但是你答应我的呢?
    寝室后面就是学校乐队排练的地方,一到晚上就可以清晰地听见架子鼓的声音,偶尔还可以听见吉他的声音,他们喜欢民谣,常常能听到他们在排练你所喜欢的曲子。我常常都想去看一看。哪怕坐在角落里看他们排练也好。看到过他们乐队的照片,那个吉他手有着酷似你的气质和外形,不是很清晰,也许是想到乐队,想到吉他就会想到你的缘故吧,也许是任何时候我都在想你的缘故吧。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