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687.html

    十七号来临又结束。短暂得疼痛的时间内。总是在这样快结束的时候,觉得来临已久亦或只是一个瞬间。
      5个月前。5个月后。
      一切真的在这样5个月内萧然淡却吗?痛。钝痛。难以文字。难以言述。
    我真的无法确切表达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你们看,我已经语无伦次。
      凌晨的时候,我几乎是带有神圣的期盼等待17日的到来。然后我告诉他,17号了。
      今天安途打电话给我,问我为什么每次给我电话都是有气无力的,他说,不就是失恋了吗,需要这样掉着一棵树吗?
      我笑,是啊,需要吗。
      这些天,虽然我尽力避免,但是我总是无法克制回忆,这五个月来,我们在一起不在一起的每一个时辰,思念,爱恋,甚至是争吵……每个细节都像是要刻盘珍藏一样最后一次努力清晰读过。
      我憎恨这样的感觉。我又开始变得很神经质。
      总是不喜欢对太对人说话,对电话尤其反感。连妈妈的电话也被我无理挂掉。其实我是多么心疼这个全心全意爱我的女人,疼到几乎哭泣出来。
      你说你依旧爱我,我说你的爱已不再。
      或许我是对的,或许你是对的,或许我们都错了。
      我说你变了,你说我变了,或许我们都变了。
      那一幕,或者太过戏剧,或者太过悲伤,我总是刻骨铭心地难以忘记你的离去,我分明看到的是一个决绝的男人,没有任何爱意。我们这样爱,这样爱,终于,你的决绝,像是把我们紧紧连在一起的肌体,硬生生的撕裂开来,不似伤口,更像是心脏上突兀的空洞。
      你说你已经挽留了我6次了。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很麻木了一下。或者是不想再疼。
      如果我看到你的诚心,如果你真的透彻地爱我,如果我真的还是你的唯一你的至爱,我又怎会这样狠心?
      还记得那个故事么?
      一个书生爱上一个小姐,最后小姐嫁人了,但是新郎不是书生,书生很伤心,去找和尚问原因,和尚把自己的金钵给他看,他看到一个女子死在沙滩上,全身赤裸,引来路人围观,终于有个男人看不下去,把自己的衣服盖在了女人的身上,后来,又有人看不下去女人曝尸荒野,把她埋了。和尚对书生说,你就是那个为女人盖衣服的男人,她和你在一起,是为了要报答你上辈子对她的恩情,而她真正要嫁的,是那个埋葬她的男人。
      这是别人说给我听的故事,我说给你听的时候,你说这个故事很好。
     
      如果我是那个女人,那你是我的遮羞恩,还是我的安身人?

      说故事给我听的人,还对我说了另外一个故事。
      男孩子和女孩子吵架了。女孩子把自己锁在家里不理他。他跑到女孩家门口,劝她回来,他敲门,敲到第9下的时候,他绝望地走了。他们就这样分手,虽然彼此深爱,但是已经无法回头,多年后,他们都结婚生子,逐年老去,有一天,他们在街头遇见,男人问女人,当年为什么不开门,女人哀怨地说,我是想你敲到第10下门的时候就开门原谅你。两个人默然无语,浪费半生,失去至爱,只因为这样的事实。

      听完这个故事,我就对自己说,我不要做这样一个女人,只要我深爱的男人让我看到他同样深沉地爱我,我便不会计较太多,等待总是漫长,寂寞总是艰辛,但是,这一切都不是爱一个人或者离开一个人的理由。
      我开了一个新的BK,在浙江博客网。新博客的名字叫做,逃,是我一个人的事吧?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秋声昨夜入梧桐。

    雨濛濛。洒窗风。短杵疏砧,将恨到帘栊。归梦未成心已远,云不断,水无穷。

    有人应念水之东。

    鬓如蓬。理妆慵。览镜沈吟,膏沐为谁容。多少相思多少事,都尽在,不言中。



     



  • 南啊....亲 亲....

    哎,这女人杂就变得这么忧伤.....

    心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