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682.html

    我回家了。回家了。
    我带着我的小卓玛回家了。
    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摇摇欲坠,我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昏沉,但是,我还是沉浸在家的味道里,我带着小卓玛,走过很多地方。有长长的船只游行的护城河,一路繁华的金陵桥,还有中心广场的喷水池里我们贴过大头贴的地方,照片已经被人撕掉,但是痕迹依然存在。我在喷水池边坐了很多,一直对小卓玛说话,告诉她一些过往的快乐,过往的幸福,过往的憧憬……然后,我的心里很难受,我跟她说,对不起。
    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我突然看到我的外公,他在人群中,但是我一眼看到他,他对我诡异地笑。我楞了一下,确信我看到的是他,我慌张地扭过头去,一步不停地快速前进。
    外公——他已经去世三年。
    我躲进那个我们常常会去的超市,在里面买了舒蕾沐浴露,有你的味道,有我们在一起的味道。出超市的时候,我还买了一个一块钱的冰淇淋给卓玛吃,我想她会喜欢的吧。
    我对她说了太多的话,我能够感觉得到她是一个怎样的女孩子。跟我性格相似,倔强无理,从来不会多要求什么,一定要把她喜欢的东西送到手上才肯微笑,她一定是一个比我出色的女子,美貌非凡。有修长的手指,很好的音乐天赋,城市女子的头脑,永远懂得游刃有余但是不乏最质朴的天真。
    是的。我能感觉得到,她恨我,但是她的心里爱我至深。我的眼睛是干涸的,但是卓玛,她哭了……
    哥哥说,要玩也得保护自己。我说,这次我没有玩。他说,那你就是被玩了。
    呵,即使是这样,我愿赌服输。
    他说,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我本来以为你很聪明,没想到你比谁都傻。你何必这样对待自己。真爱你的男人会不对你负责?
    我没有说话。我和卓玛都在笑。
    这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准则,我已然央求过我深爱的人,央求!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当我第一次面对着冰冷的机械,一个人晕倒在路边,一直低烧不退,无力照料自己,审视着即将面临的身体和心灵上的苦难,我央求着我深爱的男人,然,最终我懂得,如同我无数次说过的,我必定是一个人,必定将独子承受,隐晦无言。
    所有我放下的尊严,成为我爱过的曾经。
    爱过的,爱“过”的“爱过”。我也许也成为了“爱过”的爱“过”。
    我不再需要承诺,我也已经无力承担承诺,我已经对那些无法实现的承诺痛恨之极。
      暗自疗伤,重新来过。对于我而言不会太难。因为我是岳南,曾经被称作妖女的岳南。可以放下,就可以拿起。
    下一个给我承诺的人,请你们不要轻易说出口,你们要先想想,你们凭什么这样说!

    家里的床异常的暖,异常的舒适,我进入甜甜的梦想,这是将近大半个月来唯一一次熟睡。
    家里的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第七话 2011-10-30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