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640.html

    在2006之末与2007交接之际,我在美丽的西湖边。等待身体的空盈。也许这是对数字唯一的敏锐了。
    2005之初,我说,这必定是空掉的一年。2006之初,我说,哭花掉的浓妆是我2006的行装。如是实现,现在,我又有强烈的预感,2007年,我必定沉稳安详。画稿小说稿,成为生命的主旋律。
    在12点烟火上升的瞬间,我决定放下所有创伤。
    始末,新生,空盈的身体想初生儿一样纯洁美好。蜷缩成安全的姿态,如同蓓蕾的欲放。
    我看到自己被洗涤的双目,她们干涸地光影迷离。
    一直等咖啡,都没有来,电话一直提示来点提醒业务,打了整整一夜他的电话,都没通,后来才知道他电话掉了。流浪了一个晚上……
    在西湖边喝酒,玩真心话大冒险。大家尽兴。
    或者在兴致极端的时候,谁都会想到一些内心的深沉,疼疼的感觉不可捕捉。我想。该是告别。
    最爱的人,最爱的人,再见了,最爱的人。
    如此言语的时候没有疼痛,已经麻木不仁,或者是因为支离破碎。我仰望天空升起的烟火,身边的男生问我,看到烟火会不会想哭泣。
    然后我笑了,我说,我从来不喜欢烟火,雪,这一类东西。不过曾经有人说过,我是烟花一样的女人。
    他说,绚烂到极点的上升后,瞬间的美丽陨落下来。
    我笑,默不作声。
    我的爱恨,我的爱恨。
    说起爱情。身边的那个男生问我,你说什么是爱情。
    我说,与其问我什么是爱情,不如来说我爱的男人。我所向往的男人,是比我更疯狂,他的疯狂能带领我走向光明,完全由他的带领在释放生命的力量,哪怕是死亡,他就是我的神。
    他说,这不是爱情。他说,爱情就像他生病打针时,你会想为什么我不能替他挨一针。出车祸时,你就想,为什么出车祸的人不是我。
    我说,我不。如果真的无法挽救,我会选择陪他打针,陪他痛苦。不会选择独活,不会选择独死。
    然后,他说起他爱过的女人。唯一的一个。10年。至今不忘。这样的执著让我感觉敬佩。然后我问他,如果她不爱你,你还爱着她,有意义么?
    他说,这不可控制,是心里不可磨灭的感觉。
    让我想起《原罪》那部电影,男人明明知道女人给他的咖啡里有毒,还是毅然喝下去,最后的话是,我爱你。
    如果女人没有感动,男人死得微不足道,甚至愚不可及。因为女人为他所动,男人的牺牲变得伟大,让人动容。
    我一直感觉到,不要纠缠已经不爱自己的人。但是对于爱的过程,需要两个人职守。
    我对他们说,如果一个男人爱上我,而无法让我爱上,他就是有罪的。
    他们惊讶地说,你真自私。
    我说,是。我本来就是自私的女人。用对别人的伤害而填补别人对我的伤害。
    真残忍。一群人笑着说道。
    弱肉强食的城市吧。愿赌服输,如同我即使承受莫大的伤害,也不曾怪罪于谁。我,没有这个怪罪的资格。
    有谁问过我,为什么你如此宽容。我的回答,是因为我爱你。
    也许还因为,我对别人不宽容。我把所有的宽容都给了自己的爱情吧。
    只是自己的爱情。属于我一个人。
    于是,该放了,真的该放了。纠结的痛楚不该属于这样凛冽的岳南。
    烟花陨落,是她固有的命运,不该贪恋凡尘。

    下起雨,2007年的第一场雨。
    温暖自己的被窝。我知道,我又开始做梦。
    梦境里,我又声嘶力竭地大叫了,梦境,有关爱,有关抛弃,有关流离失所,有关无尽头的等待和寻找。
    于是,我声嘶力竭。

    在西湖边,亲吻身边的女人。唇齿温香。眉目动人。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