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627.html

    已经疯狂画了两天的海报了。十几个小时连续对着电脑,边做图,边吃东西,聊天,想来也算是一种快乐,没有高中时期物理化学数学等奇异符号的干扰,脑细胞即使大量死亡,也算是死得其所吧。
    我在大量的死亡中得到了彻底疲惫的快感。
    18张图形创意海报。这样大压力的作业让我感觉有挑战性,刺激到我一向激进的神经。呵呵,我是个神经质女人,永远改变不了这种凛冽的本质,即使无人能够承担,也可独自欣赏这种美丽。
    每一次兴奋,每一次颓败,每一次盛开与凋谢,只有我自己,是唯一的观望者,也只有我自己,从中得到美感和幸福。是的,幸福,我相信。
    天下起雨了。很细小的那种,南方的冬季也是这样雨水充足。也许是已经习惯了做个南方女子。对于这样的潮湿也习以为常。和朋友出去吃饭,然后分道扬镳,她挽着男朋友离开。看似幸福。

    又开始臆想。
    一个女人,在暗处,背对着男人,两个人同时灭掉手里的烟,男人很决绝,把烟头扔在地上踩灭,女人很委婉,把烟头抛在空中,很留恋地看着星火陨灭。然后,女人笑着问男人,你能够承载多少记忆,有时候会不会把几段记忆里的女人混淆。因为她们无足轻重,而你是那种可以承载很多份记忆的男人。
    她说话的时候,并没有转过身去,说话的语气更像自言自语。
    男人没有回答,点上了另外一根烟。
    女人继续说,就像烟一样,灭了前面一根,你还有盒子里的19根,也许最后一根会给你带来某些留恋,但是你可以随意换一盒新烟,或者是换一个新的牌子,不久之后,你终于不会记得——我。
    男人终于说话,他说,我以为你是那种寡言的女人。
    女人笑,她无奈地仰望天空,可以听见她凛冽创伤的声线,她说,我爱你。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南的背景一直都

    漂亮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