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621.html

    SideA: 我一直想问你,一直想问很多人,一直想问所有人,你究竟可以承载多少负荷。关于流浪,关于出走,关于行吟,关于那些年少的爱情,一直相信,有些爱情,一生只会有一次,仅仅一次,也许你可以爱很多人,可以进入很多人的身体,可以让很多张厚度不一的嘴唇亲吻你最柔弱的私处,但是,只会有一个人,必定独一无二,印记生命。
    对于很多人来说,也许这样一个人直到生命的尽头才会想起。对于很多人,这样的人陪伴多年。对于有些人,却仅仅是一个须臾,短过瞬间,填补刹那,就是因为这样短暂的时刻,才隐藏了膨胀的动力,以即将末日的姿态去爱,然后,我们真正灭亡。尸骨无存。我们的尸体无法相守,因为,爱过的须臾太过绚烂。
    我的笑容,绽放开来。我不是一个好看的女人,但是,我一直是个美丽的女人,因为我足够的无畏,足够的爱恋,足够的坚强,一切足够让你爱上和离开我的原因。是一样的,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她的个性成为你爱的关键,当你不爱一个人的时候,同样的个性亦成为了你的厌倦。
    其实,我已经真正不谈爱情了。
    这些年,断绝情缘。
    这不是你的胜利,却是我的失败。但是,我依然是那个一脸笑容的女子。

    SideB:我已经改变了很多。很多很多。从面容到气味。皮肤因为长时间的辐射而变得格外白皙,像新生的肌肤一样滑腻。这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万分配合我的黑框眼镜,真的像是个职业女性一样,走在路上,会有不一样的人看着我,在这个小城镇里,或者是很少有我这样的女子的,白皙,黑框,抽烟,安静,已经无法喧嚣。看着她们,要么单纯可人,要么妆容精致入流,而我呢,永远游离边缘。
    身上的味道也开始改变,无论怎样延续了以前洗发水,沐浴露和香水的一致,但是本身的体香已经变得让自己陌生,原来,心态的改变会对外在有这样彻底的影响,难怪,以前的朋友已经认不出我来。
    身体也不如以前那么坚不可摧,常常从身体内部感觉到疼痛,尤其是深夜,常常痛醒过来,然后从包里翻出已经成为常用药的安乃近,用水送服,等待疼痛停止,有时候会在昏睡中再次痛觉醒来,药量增至两片,其实,挺恐惧终有一天,已经没有药物可以治疗身体内部的疼痛。
    疼痛的时候,思维接近心灵深处的坚强和脆弱,我惊慌失措,太多的坚毅会让我觉得孤独。

    卡带:在翻转SideA和SideB的过程中,我的带子突然卡带,也许是这样轮回翻转了太多次,也许是生命无法再承载这种负荷,痛觉是卡带的抗议。也许是有人想停止下来,也许是有人不再想孤独。
    呵,无所谓吧,我最喜欢的那个词:Nothing!~我可以继续把带子卷好,然后,让它重复AB。我是一个聆听者,我是这卷带子的吟唱者。我是一个视觉传达者。我是一个作者。
    我,终将成为自己最完美的作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9 2009-01-27
    随·意 2006-01-27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弄脏了图画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