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603.html

      其实,这样一个题目,与我今天想说的东西毫无关联。

      病痛依然在折磨我的睡眠,痛醒的时候我会有种不得好死的感觉。
      我化上了精致的妆,黑色眼影,白色眼线,出挑的腮红和唇色。我格格不入地走在这个城市的街头。和朋友一起去吃饭,若有似无地咀嚼,似乎在看着什么,在想着什么,听着她不厌其烦地对我诉说,喜欢和她在一起,有时候仅仅是她对我的反映没有要求。
      她对我说起一个朋友结婚后的艳情生活,我若有似无地听,又是关于婚姻,关于爱情,关于风流和多情。她说嫁给那个男人,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足够疼爱。也是吧,和自己深爱的人在一起太过劳累。
      上次和兔子说起分手的事,他很淡漠地说早就猜到这个结局,惊讶的反而是我,我说,我还以为我很爱,问他怎么会预料到。
      他说,因为是真的爱,你爱得太累了。
      我笑了,是真的吧。
      说起婚姻,我又抛弃对身边那个女人的语言,开始臆想。

      男人的手指轻轻掠过女人的眼眸,他知道,那里是干涸的,却一直晶莹闪亮。他迷恋这双眼睛,绝对超越正裸露在他身下的胴体。
      女人笑起来,抬起头来吻他,她说,我喜欢你嘴唇的弧度,丰盈润泽,几乎饱和到极限。
      我们都喜欢了彼此五官中的某个部分超越了对方的身体。男人的笑容也绽放开来。
      因为,爱吧。她玩笑的语气带有诱惑。
      他们走过太多的路,流浪于彼此之间,不管是瞬间还是永远,至少,现在是爱的。也许很深,也许微薄。这样的问题只有在很久以后才会明了。有时候,她可以无限接受一个男人的身体,但是分开之后,再也无法思念。而有的时候,对于那些只是关于语言的男人,却常常记起。感觉温暖。
      常常,她都会觉得,自己是一个不懂得如何去爱的女人。对于眼前这个男人,她却是这样确定,她是爱他的。
      你是否疑惑过,我们能够有多久?女人冷静的疑问,反而让男人诧异。
      他说,也许吧。或者我们早认识了几年,我们都对自己不能确定。
      女人的笑容依然是冷静而魅惑的,她卷起白色的床单,裹住自己的身体,靠在床头,在嘴里点上两根烟,把右边的一根放在了男人的嘴上。她一直喜欢这种情欲过后,两个人躺在一起抽烟说话的感觉。比起做爱更接近本质。她知道,他们步行的足迹,还不够深刻到可以确定一份感情。她一直是感觉迟钝的生物,就像一颗盐巴掉入水中,长久之后才能体会咸涩。
      他弯过手来抱她。体温的融合像是香醇的调剂,要足够的融洽才有美好的味道。
      她说,有时候,爱只是关乎自己而已,跟爱的对象没有关联。有时候我选择爱,只是要一段自己的爱情,自己的记忆。
      他没有理解她的意思,只是简单地笑笑。
      
      分离,是无可选择的,不受任何人控制。
     
      她会想起他,他也会想起她。只是,再也无法在一起。
      这个城市里的人太迷信爱情,她看着那些为爱而奔波的人,那些为爱而流过的泪水,她知道,自己不属于其中。她要的只是自己的记忆,但是越漫长的时间,越证明,她是爱他的。深夜的时候,她会想起那张饱和的嘴唇,她再也无法接受其他的亲吻,没有她熟悉的温存。身体淡漠如水,流走过的路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如果是伤口,也是自己的祭奠,那些嫣红的血液流转过命运中的思念。

      相遇,是偶然,或者是思念的安排。
      街道的转口,他们四木相视。她精致的妆容不为他熟悉,他淡漠的表情也是她的陌生。
      彼此脸上没有改变的只是笑容。
      她轻轻走过他的身边,不想流露出多年的思念。或者,他已经不再是她记忆中的男子。
      突然,他转过身来抱着她,他说,嫁给我。
      曾经她说过,她觉得最美好的誓言是这三个字:嫁给我。
      她的瞳仁开始潮湿。
      她说,我很爱你。
      但是,因为太爱,我无法嫁给你。我们依然无法确定自己的感情,更无法用婚姻来签收彼此的爱情。我们只是流浪于彼此。我已经无法再更爱一个人,这样的感觉让我恐惧。
      他松开她,他知道,她说的是对的。她坦诚的语言和她丢失多年的安全感唤回他本性中的游离。他知道,他们是血液中注定孤独的族群。
      她说,再见,也许,再也无法相见。
      
      他始终没有懂得她的意思。他笑,转身走过。
      她最后一滴泪水在他转身的时候流下。
      她爱他。很爱很爱。如果他的拥抱再久一点,如果他能看到她泪水的晶莹,也许,这段爱情,不会再关乎一人。
     
      告别了。爱的人。永远永远。
      她笑。她的泪水已经在此时流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