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583.html

      很慵懒。一直不想出门。断烟了,不得不冒着大雨去买。
      这春季的第一场雨,竟然是带有温暖的。
      超级市场里生意清淡,光明牛奶的促销小姐却还是穿着短裙在面前放满了一只只白色的小纸杯。一直对于试吃这样的活动没有兴趣。我只是看了看她,然后自顾买别的东西去了。
      买了烟,从超市出来,雨还在不断地下,没有一点要停的意思。撑开伞的时候,雨水溅到我的裙子上,一片冰冷的湿晕。
      我突然想到高中时写的一个故事,故事的名字叫<烟女>。女人叫南。男人叫晨。南是一个喜欢抽云烟的职业女性,潜在的寂寞让她爱上了一个同样寂寞的晨,而晨需要的却是温暖,当男人想要离开女人的时候,女人多年的寂寞和体内不甘的疼痛促使她拿起了水果刀刺入男人的腹部。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的烟盒已经空掉了。
      刚开始抽烟的时候,我的确是很喜欢那种25块钱一包的云烟,淡淡的味道,好听的名字。
      现在,拿着手里的红双喜,又开始臆想起一个关于<烟女>的故事。
      晨最终决定离开南,去寻找天使一般温暖的女人。有温存而柔软的亲吻,不像南的吻一般桀骜不训。
      南并不是没有别的选择,而是别人无法触及她内心深处的寂寞,既然没有人可以拯救,她更依恋像晨这样和她带有同一幅枷锁的男子。
      她躺在床上,听见黑暗里传来他开门的声音。她猫一般犀利的眼神注视着疲惫的晨。她不说话,语言一直苍白无力。
      她用床单裹住自己冰凉的身体。
      他看到。这个一直散发着烟草味道的女人,他同样知道,他们是同类,所以能在深夜里互传体温。
      南,他说,或者,我们在一起,只能越来越冷。
      她疑惑地看着他,其实她心中早有答案。
      男人继续说,你曾试过逃离吗,当你还是幼年,你有没有试过用温暖的东西来填补。
      她终于忍不住讽刺地笑了,她的笑声轻微而尖锐,让他觉得很羞愧。
      她说,我曾经问我深爱的男人为什么可以和别的女人做爱并且从中得到快感。我一直以为我和他是彼此永远的唯一。你知道他怎样回答我么,他说,因为我想忘记你。
      南站起来,点燃最后一根云烟,美丽的火焰在她的唇角绽放,为什么,你们要用那么多借口和理由来掩盖你们的罪行,而痛苦永远都是我在承担,你们是否看到了,如果你们看到,为什么还有勇气这样说呢,难道只是想让你们自己觉得好过一点?
      我知道,你已经不会再哭泣,晨低着头,我们这样的人,是命中注定孤独,从年幼时已经开始,独自承担太多的东西。哭泣只会让自己更柔弱无助,我们都是一样的淡漠,都是一样,不会再哭泣。这些话,晨似乎是对自己说的,说完,他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和他相互依存的女子,他突然惊讶地看到.....他说,南,原来,你的眼泪是这样晶莹。
    晨,我无法表述对你的深爱。早在多年前,我已经不会再爱谁,爱情对于我而言只是荒诞。但是,晨,现在,我这样确定我无法离开你。
    男人走过去,用手掌压住女人的头顶,深深地按在自己胸口,他说,南,不会有谁无法离开谁。
    说着,男人扶直女人的身体,转身向门口走去。
    她突然感觉钝痛,为什么所有的人离开都要有这样冠冕堂皇的借口,为什么我只能选择坚强。
    她捂住自己的胸口,已经呼吸艰难,她看到桌上的水果刀,这是唯一能留主他的凶器。她冲过去拿起水果刀,冲到晨面前,用尽全部力气把刀扎入晨的腹部。
    男人美丽的死亡,换得她永远的留守。她说,晨,我的烟盒已经空掉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碎语 2011-02-09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亲爱的南南,你的字可真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