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577.html

      对着电脑屏幕敲击键盘的时候,我猛得抽了口烟。突然,我的头晕得很厉害,手指无力,无法辨别手指下落的力度和方向,看不清楚屏幕上的文字。我努力把头靠在胳膊里,我又烟晕了。
      体内有一种魔鬼作祟的奇妙感觉。
      我又想起了那种源自身体最深处的痛觉,在多久之前呢?也许我是真的不记得了。

      午夜冰凉的风袭击着她精致的面容。她一身红衣站在暗处,她像是一个带有罪名的逃犯,独自来到这个同样喧嚣的城市。她伸出手,手掌似乎有如同衣着的鲜红。或者那片嫣红更为深沉,她罪犯谋杀。
      她闭着眼睛不敢再看。她知道自己是一个有严重臆想症的女子。常常,她都不知道,自己的意识是真实还仅仅存在于幻觉。
      她问他,你可以承担多少女子的爱情,多情真的让你如此快乐吗?
      这是一个幼稚的问题,他可以不屑回答。关于爱欲,在这个城市中,从来没有一个唯一的答案。
      但是,他却这样认真地对她说,我的心脏早已支离破碎,那些纷乱的碎片被谁拣去,那就是我所经历的一段爱情,那么多凌乱的碎片,没有人可以获得全部。
      她略微诧异地看着他,或者是他的回答让她感觉寒冷,原来,她只是他碎片的一部分,那么微弱的一部分。
      她的身体里,那种尖锐的疼痛抑制着她的呼吸。她不敢相信,她曾经以为专情于她的男子,最终只是一场玩弄。
      她低着头,拥抱着自己的身体。这具面目全非的躯体。
      如果身体会因为某种爱情的刑法而撕裂。她宁愿在这一刻灰飞湮灭。
      她听见他离开的声音,那么决绝,然后,她冲到洗手间,呕吐起来,剧烈的呕吐。同样凛冽而麻木的感觉。

      她来到这个城市。带着憔悴的面容,穿着一身红衣,精致的五官被病症折磨得扭曲。
      还是习惯常常一个人站在午夜的暗处。聆听寒风凛冽的声响。
      无法遗忘的爱情。无法遗忘的人。无法继续的生活。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突然很心疼,不忍再看到自己这个样子。
      于是,她去找了工作,在商业大楼的办公室里,她又开始了一个正常女子的生活。依然喜欢穿红色的衣服,举手投足间依然可以看到命运的惨淡,还有那一个无法忘记的心结,她始终是一个命犯的样子。
      公司里有几个男同事对这样一个面容精致而不易接近的女子很有好感,有些只不过是好奇。几度试图接触却被委婉拒绝之后才就安心。只有一个叫周的男人,一直对她照顾有佳。
      在没有人的时候,周对她说,我知道,你必定是带有伤口的女子。或者你不愿意对别人诉说,但是,现在,我能让你忘记那些伤口,重新好好地生活。
      她有些感激地看着眼前这个面目清爽的男子,不算英俊,但是非常亲切。她只是笑笑,然后离开。
      男人的誓言已经听过太多,无一实现,她知道自己应该保持冷静。
      公司年庆的时候,大家都盛装入席。她穿了暗色的裙子,很不出挑,却在花枝招展的女人中更为引人注目。
      周向她走来,在她耳边轻生说:你今天很漂亮。
      她依然是淡淡地笑笑,心中却有动容。
      舞会上,她接受了周的邀请,和他一起跳舞。她闻到他肩膀上淡淡的烟草香味,让人觉得安全,他温柔的注目,他精到的舞步,都在袭击着她伤痕累累的心脏。
      是不是还可以再爱呢?
      最后,他紧紧地拦她入怀。她再次感觉到体温的芳泽。她有种想哭的冲动。
      舞会结束的时候,他准备送她回家。这时候,有同事走过来对周说,周,你的未婚妻来找你。
      她惊讶地看着他。她的眼神几乎涣散开来,未婚妻?她难以理解这个词的含义,她难以看清眼前这个男人的真实面目。她突然低下头,然后猛然冲出去。
      周一直追上来。
      她跑到湖边的时候,已经再也没有力气,跪坐在地上。寒风呼啸。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只是眼泪肆意地流露出来,汩汩无声。她捂住自己的肚子,身体已经全然无力。
      周小心翼翼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但是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已经爱上你。
      呵,她说,我又是你的碎片而已。
      他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只是很心疼地想把她抱起来,她却挣脱掉他的手臂。
      她说,你知道么,我杀过一个人。
      他惊讶地呆在原地。
      她捂住自己的肚子,慢慢地说,我杀了自己最爱的孩子。因为我已经无法再爱。我不想我的孩子也只是一个碎片而已。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