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574.html

      昨天晚上一直在跟海生聊天,开着语音,躺在床上,扯东扯西,已经成了我们的惯性。
      有时候,真的很难以接受很多人的无趣的语言方式。还不如选择一个朋友,哪怕只是静默,也不会觉得尴尬。
      一直到清晨,我都不知道何时睡着,突然醒来的时候,看到语音还开着,叫他的名字,那边已经没有回答,然后我继续睡。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天空已经彻亮,语音已经关闭,便脱掉衣服,继续睡眠。
      梦境。繁复纠缠。出现了很多人,有的只是陌生,有的只是路过,有的已经不记得面容,全部的情节纠缠我的梦境当中。睡得很累很累。
      不知道是睡眠的原因还是身体本身的劣变,回家后一直身体不适。或者,这样的潜移默变正是身体衰老的开始吧。呵呵,真的不应该,在这样一个正式风华的年代,说出衰老这样一个词。而有些无可承担的病痛却是不可忽视的现实。
      我变成了一个爱讲故事的人。一直在叙述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
      但是,谁又真的是谁的谁。我们已经学会了谁也不会离不开谁。
      那么,这样的叙述,是否还真的有意义呢。
      我一直在怀疑,为什么所有的故事都是悲剧,是否因为我讲述了太多的悲剧,而自己的命运而由此变得惨淡。
      或者,这也是真的吧,潜在的命运操控着我们语言思维的能力。无法逃离的本质宿命,无法屏弃的哀伤别离。
      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真正不忧伤。
      忧伤的无能和懦弱,我早已经受够。
      陪伴的一直是路人而非永远。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呓语 2007-02-13
    爱·不爱 2006-02-13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