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570.html

      电脑中毒,死而复生,生而再死,无限轮回。
      
      如果我告诉过你,我爱你。那么,将是一直,永远,生生世世的爱而复爱。
      其实,我的心里,已经不再说爱。不再不再,直到谁的出现?
      这是她独自一人对着天空的遐想。无关风月,无关爱恨,无关怨与缘。
      
      她已经变成了一个美人儿,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可人儿,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冰人儿。他已经不再认得那往昔腼腆单纯的她。他只是被眼前这个凛冽的女子吸引,对她淡淡地笑,笑容里充满诱惑。
      他已经变成了这样一个道行高深的男子。但是,她依然,从来,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张刻在她心里的面孔。还有他微笑时的嘴角上扬,从最初的相识便深深捕获她的心动。
      她知道,他根本就没有爱情。但是,她依然跃跃欲试,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局促,掩盖自己的心动,对他回应了一个同样恰到好处的笑容。是的,她也已经是一个道行高深的女子。这样两个人的相遇,注定有一场爱情的战争,残酷决绝,必定有一方死无藏身。不过,她相信命运的公平,她已经死过一次,这次不该再轮到她。
      他靠过来,在这样喧杂的酒吧里,这样的动作显得尤其自然。她故作镇定地对他举杯,他喝掉了杯中的酒,然后,突然亲吻她仰起的脖颈。
      她一时顿挫,酒撒在脖颈上,红色的液体顺着完美的弧度一直流淌到胸口。棋胜一招,他得意地微笑,但是很有绅士风度地递给她纸巾,没有侵犯的意思。
      她用纸巾从容不迫地擦拭着酒精留下的湿度,偷看到他微微扬起的嘴角,让她想起过往的时候,他也喜欢在一次小小的胜利之后对她这样得意地微笑,她不知道,是不是这种挫败让她一直无法忘却。
      他的眼睛一直看着舞台上跳舞的热辣女子,而没有看她。
      原来,你喜欢这样的类型。她蹭到他耳边对他说。
      他转过头来,他轻松地说,我亲吻的人可是你呀。
      她看着他,然后凑上去,吻他的嘴唇。
      这次,惊讶的人变成了他。
      两个人的较量,势均力敌。他们都爱上了这种暧昧敌对的感觉。
      他带她回家。两个人沉默无语地做爱。他觉得她身上有一种他熟悉的芬芳,不雷同于他接触过的任何一个,但是确定存在于记忆,他企图探索的好奇,让他一次次进入她的身体深处,却又在层层的快感中忘却了初始的目的。他知道,这应该是一个符合她的女人。他甚至一度爱上这种窥探无法得到满足的触觉。
      她已经不会在做爱时流泪,她已经不会在最脆弱的时候暴露自己全部的弱点,她知道,这,太危险。她已经死而复生,她要爱的人始终是自己。她潜在的报复欲,促使她用自己柔媚的身体一步步征服这个凌驾于她之上的男人。征服的快感远远超越了肉欲的激情。
      天空苍白的时候,她依稀感觉到他起床的声音。她半坐起身,用床单盖住自己的裸体。
      他伸过头来问她,他说,宝贝,我等下要去上班。你可以睡在这里,走的时候别忘记锁门。
      虽然心中有失落,她还是淡淡地笑,拣起掉落在地上的衣物,她说,我也该回去了。
      她希望他能问她的号码,却还是一场落空。走出门的时候,她的心里,又有那种潮湿的冲动。
      她一个人,在这天空破晓的时辰,行走在人际萧落的街头,像一个无助的女人,失去了全部的温情。
      在长长的落地橱窗前,她看到自己疲惫的面容,然后,她整理了自己的头发,勉强露出一丝无谓。她从来都知道,他的离去总是义无返顾,既然知道,又何必再悲伤。即使是有这样一夜,她也不会再伤害。
      灯红酒绿的生活,依然继续在她的世界。她流连在那个酒吧,也曾期望再次相遇。每次都是失望。她也学会了安慰自己。
      一个晚上,突然有陌生的号码响起。她慵懒地接起电话,喂?
      宝贝。那头是男子熟悉的声音。
      她惊讶地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号码?
      哈哈,原谅我在你睡着的时候用你电话播了我的号码。
      她突然无语。
      他调侃地说,是不是在怪我那么多天没有找你,最近公司很忙,我去了外地,今天才回来。
      你在哪里?
      你身后。
      她猛然转过头去,接到他深沉的亲吻。
      她想躲开,却没有力气。
      又是一个充满情欲的夜晚。
      她们都习惯在黑暗中不发出任何声音,这样的默契,会让彼此感觉安全。
      她看着黑暗中他沉醉而迷人的脸,突然心痛。也许一切只是谎言,她只是他寂寞时的陪伴。
      她突然推开他。
      他问她,怎么了?
      她开始难以自控,声音颤抖,她问他,是不是只有寂寞时你才会想起我?
      呵,他若有似无地笑,难道你不是这样么。难道你需要爱情?
      难道?她惊讶地睁大眼睛,难道……你真的不需要爱情么。她不知道这个疑问是对于他还是对于她自己。
      他的手掌压着她的头顶,那种深深被控制的卑微感,让她觉得自己又变成了以前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女孩子,她无力抵抗他的一切。他高高在上,凌驾众生。她几乎要跪倒在他的膝下。
      她又听见他嘴里说出那句话,你只是一个普通女子,不懂得城市规则。
      她用尽全部的力气挣脱掉他的手掌,然后瘫软在床上,她肆意地哭泣,为什么每次你都这样,为什么你可以这样放纵情欲而放弃爱情。我已经为你所杀,即使死而复生,脱胎换骨,也难以逃脱你的控制。为什么,为什么!
      男人疑惑地叫出她的名字,南儿?他的记忆里开始出现多年前那个钟情于他的稚气女孩。他终于知道,那种熟悉的芬芳来自哪段记忆。他说,你何必要让自己变成这样,你不属于这个淡漠纵情的世界。你走吧,我无法爱上任何人。
      女人看着男人冷漠的脸。她收拾起自己残破的身体。眼泪流淌出来,她感觉那是来自身体内部的血液在歇斯底里地挣扎。
      命运永远不公,她为了这个不需要爱情的男人死而复生,生而复死。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