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565.html

      这是一个关于女人的故事,只是关于女人。

      她穿洛丽塔风格的黑色长裙,墨绿色的袜子。她一个人躺在床上,看《洛丽塔》那部电影。她很沉寂的心,很沉寂的表情,很沉寂的身体,或者还有很沉寂的等待,又或者,是没有任何等待才会这样沉寂。
      如果晚出生十年,她应该也会是洛丽塔一样的女孩子吧,桀骜不羁,在残破而美好的城市里释放着自己内心懵懂的恋情。或者得到一个爱她的男人,或者得到一个洛丽塔的结局。
      她会突然觉得很难过,没有原因的,她已经不该是那么多愁的女子了,她也不该这样放纵自己泛滥的触觉了。因为,她已然是一个22岁的女孩子,已经比洛丽塔年长整整十岁。
      她喜欢残妆的美好,在眼角晕染开来的颜色,不经意地流露出内心的破碎。
      一个人喝芝华士。本来是想买那种蓝瓶金酒的,却发现原来熟悉的柜台,已经没有了熟悉的酒。然后,她就突然觉得很难过,她迟钝的感觉无法忍受这种物是人非的突变。
      她按耐住自己的心脏,然后平和地对柜台员说,给我一瓶芝华士。
      她想,她可以在这样的夜里,一个人,喝掉这瓶酒。没有陪伴,没有爱情,没有欲望,而且,没有等待……
      她已经再也无法忍受等待的感觉,她告诉过自己,她再也不会为任何人而等待。
      如果你在等待,如果你等待到枯竭,等到到痛不欲生,那么,你不可怨天尤人,那是你一个人的耻辱。只能你独自承担。
      她开始想一个关于女人的故事。只是关于女人。和男人无关。
      
      在爱上他之前,她知道,自己只是那种爱欲强烈的生物,她只是要爱,期限短暂,只在荷尔蒙爆发的瞬间,等待激素的催促过后,她变可以冷淡地离开。她的爱情,和对方无关。她甚至会轻易忘记过往,忘记别人的承诺,她会笑着说,我可没有那么多一生一世给每个男人去照顾。其实,能照顾我的也只有自己而已。
      她坚定的眼神,透露锐气。最爱的只有自己吧。
      在一个邂逅情欲的夜晚,她又捕捉到荷尔蒙爆发的美丽味道。她笑靥如虹,眼露桃色。这个蚀骨柔情的女子,尽情地享受着荷尔蒙毒素特有的魅力。如果有什么可以媲比,也许就是海洛因的快感了吧。
      她香艳的身体,扭动在彻底黑暗的夜里,只有她明媚动人的双眸,成为这夜里唯一确定的方向。她要的不是控制,她喜欢被人控制的感觉,那凌驾于她之上的躯体,如同神明般赐予她不留凡尘的快感。
      她知道,这样的默契,因为她爱上他。这个神明般的男人,引领她进入疯狂的极乐世界。汗水的流失,让身体褪脱护甲,只充满了唯一神圣的毒素。不断激发着彼此潜在的野性。
      她爱上了这种默契的感觉,她知道,她爱上了这个男人。无比无比的爱。爱到想极进泪水来控制身体的不安。
    激情退去之后,她用床单掩盖着自己裸露的身体。低着头。明眸失效。黑夜里突然迷失方向。
      她没有再跟男人说话,她一直是不懂得用语言来表达的人。他们抽了一晚的烟,一直一直。
      晨曦微露的时候,她收拾起自己残败的妆容,拣起零落地上的衣物。她离开。
      望着男人熟睡的脸,她确定,她是爱他的。
      要带走感情了么,要带走这爱情么,这也许是生命中最后一次爱。
      是的,她轻声对自己说,告别了。
      
      那个穿洛丽塔裙子的女人。坐在那里,臆想着这样一个故事。然后,她不知该如何继续。或者,故事没有结局。但是,她确定,那个臆想中的女人,已经断裂了自己爱的能力。她支离破碎,不是因为经历沧桑,而是因为,她原本就是这样一个畸形的女子。她的心,她的人,她的笑容,她的爱情,一切的一切,都毁灭在这样一个荷尔蒙退去的夜晚。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10-02-20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