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554.html

      我记得,娇兰有一种限量版的香水叫作《午夜飞行》。我记得,安妮宝贝有篇小说也叫做《午夜飞行》。
      两者都是我所深爱的。
      
      口很渴。一口气喝掉了放在包里两天的那包伊利草莓味优酸乳。
      其实,我是从来不喜欢草莓味的。我也从来不喜欢这种发酵型的牛奶。
      我只喝那种浓稠的酸奶,原味,或者是芦荟猕猴桃。
      我应该算个很挑剔的女人。对于食物的口味,对于衣着的方式,对于外界对我的赐予。一切,我都在用敏锐的第六感官来捕捉我的所爱所厌。
      
      有些话,似乎是很凌乱,很没有逻辑的。可能是因为长期保持了跟自己说话的习惯。没有必要去理清更多的逻辑方式。
      电脑重装后,在屏幕上出现了血色的三个字:岳小南。
      然后我在臆想,那个叫岳小南的女人已经死去。她美丽的亡魂有着午夜飞行独特的味道,弥散蛊惑。
      她拂若青烟的亡魂飞扬在这个城市的角落。她暗淡的笑容笼罩着这个城市的流离失所。
      他说,岳小南,我能看见你。因为,我能看到你内心的痛楚。
      她笑着说,我已经没有心了。痛楚这样的感觉早已和我诀别。
      他轻轻地张开手臂,向她伸去。
      她惶恐地面对着他修长手指的迈进。她闭着眼睛,感觉到身体无比空洞,一种充实的力量没有阻挡地进入她的身体。
      她慢慢地睁开眼睛,看到男人肯定的面容,他说,你看,我能够这样拥抱你。
      可是,我已经无法再爱你。岳小南抬着头,仿佛天真的眼神看着这个男人,我的心和我的身体。早已经死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这个时候呀 2006-02-26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