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551.html

      我要讲述一个关于爱,关于誓言,关于惨败,最重要的是关于画面的故事。如果你没有足够的想象力和空间画面勾勒能力,请就此跳过。

      黑夜。熏风四起。一阵阵纵情的热潮怂恿着每个人敏锐的神经。赢妃独自一人驻留在海岸边缘的帐篷。海岸漫无边际的扩张犹如她内心深处的迷茫。
      
      曾经,他是王。这个世界的王,主宰生死的王,他高高在上,气宇宣昂。
      曾经,她是妃。被册封为赢妃,吾王一朝得权,以赢为名,以一身集三千之宠。
      这片海岸,是他真正册封她的地方。
      
      夜半阑珊。
      她一身白袍隐匿娇媚之躯,她听进他沉稳的步伐走进篝火点亮的帐篷。
      他拾起她的素颜。她仰望他深邃的锐眸。
      他轻轻地将手伸入她白色的衣领,退出妩媚的香肩。他定睛,突然抬起手来,放到自己的齿间,他咬破自己的食指,鲜血涌流。他拉她的衣服,压在她娇弱的躯体之上,他用破指抚摸她的躯体。鲜血在她的身上写满誓言,他要她成为一生至爱的女人,他用自己的鲜血承认她唯一的地位,他愿意用生命来给予爱恋,这白皙的肌体上满身的血誓让她感动不已。他是这个世界主宰生死的王,却愿意为了一个女子交付鲜血。
      他吻她的唇,他拣起篝火里的铁印,在离她心脏最近的肉体上烙下他的名字。娇嫩的皮肤丝丝作响,她忍受着剧烈锥骨的疼痛对他含情微笑,她要证明,她是能够陪同他痛苦快乐的女人,她要证明,他亦是她一生的所爱。
      火苗四串。这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时辰,已经没有王和妃的界限。这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是主宰。他们主宰着彼此的伤痛和快感。
      血迹未干的誓言,已经在彼此身体的摩擦扭曲中残破不堪,只有那个男人的名字,成为女人心里永远不退的烙痕。
      
      他说,我爱你,我要给你辽比千万疆土的幸福,从此,你就是我的赢妃,有你,我就能赢得万里河山。
      女人幸福的眼泪划过胸口,红肿的肤色尤为惊艳动人。

      此时,他已经沦为一个末代之王,国都难保。终日郁郁寡欢,以酒消愁。
      此时,她依然是他的妃子,每日看着他紧锁的愁目,亦不得笑颜。

      烽火四起的那日,她深居冷宫,望见那红火的光芒。她想起那日篝火之边,他对她爱恋的誓言,潸然泪下,恩宠难回。
      贴身的宫女前来回报,王已携文臣武将逃离国度。
      她惊讶地望着远出策马奔腾的声响,泪颜忽止。她不相信这个深爱他的男人会对她这样丢弃。
      她退去白锦,向宫门奔去。
      那里依然硝烟一片,往日华丽不复。
      她撕开自己的衣裳,那些爱过的誓言已经随着国度失守而不复存在。只有那个男人的名字,依然深刻地印在她的心脏。
      她歇斯底里地喊叫,她喊着那个男人的名字,他不该是一个王,而该是她一直爱恋的男人。
      所有的爱恋都如此成空,得意共同富贵,却难以同承困挫。
      她瘫软在那片火海,蔓延的火势向她逼近,她已不知退让。
      所有的誓言,所有的爱,燃烧在这一片沦陷的国度之颠。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我似乎看懂了,像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回放,我想我是爱上你的饿文字拉,你还是哪个渴望疼爱的女子
  • 真是好久不来了。十字项链真是好看。那个,我该不该祝你节日快乐呢,明天就是妇女节了。
  • 你原来还只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女子````

    却总是以为自己明了一切````
  • 你原来还只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女子````

    却总是以为自己明了一切````
  • 你原来还只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女子````

    却总是以为自己明了一切````
  • 岳南小朋友!

    我想了一下,仿佛我只有这里才找得到你了.

    看到的时候给我留个你电话

    或者留QQ

    给我发短信也可以

    我换电话了

    13639018217

    原因不便多解释

    想你了.
  • 来看看你。近来可好?
    回复板子 (runningwithm说:
    无关好坏,也不想很附和地说还好还好,也不想很无病呻吟地说多么不好。总是那样,不过还是真的很感谢你来看我,呵呵,小板子。
    2007-03-01 10:0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