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550.html

      开学了。
      有些关于臆想的流离失所又开始泛滥。有些人,已经改变得不曾相识的模样。有些过往,也似乎不曾经历。
      突然有那么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在一个一面高墙三面汪洋的大水池里有好多人,水开始涨潮,一浪深过一浪,我们靠在那面墙上,无奈而惊恐地迎接着渐高的水势,已经有最矮的人被淹没,一浪过来,已经到达我的鼻底,有一个声音在说,还有最后一个浪头,会将你们全部淹没,你们要忍住,过了就好了。深呼吸。
      但是,到达我鼻底的水,已经无法让我呼吸了。我很惊恐地望着迎面而来的水势,极端的疲惫和恐惧……
      电话响,我挣扎着醒过来。发现原来是噩梦。电话,瑞的。已经是半夜四点了。他再次把我从噩梦中呼唤醒。不知道心里有怎样的感觉。
      开始想起在回杭州的那班汽车上,看到那个熟悉的男子,曾经很有好感的男生,看到他走过来,他没有认出我。迫切有能坐在我身边的想法。然后他坐得很远。希望能在下车或者拿行李时跟他打个招呼。但是下车之后,他只是背着吉他远去,等我拿了行李,他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看到他背着吉他时,我想我是惊讶的,以前,在我的意识中,他只是会画很漂亮的画,会写很隐晦然而尖锐的文。没想到,他会是一个艺术造诣那么强的男孩子。一次很单纯的错过。一种似乎只有在臆想里才会存在的画面。
      于是,当我注视着某初。当我陷入一种无理头的想象。我突然回过神来,我问自己,当一个人陷入臆想,她的瞳孔是不是扩散的。只有这样死亡般的状态,才能以灵魂来交换新生的画面和情节吧。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