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546.html

      现在的人类很奇怪。常常沉默无语。常常戒备深严。却常常对着一台莫名的机器发生感情。你看不见电话那头的声音有怎样的表情,你不知道短信那边的文字带有怎样的口吻,你更不知道光缆延伸的那迷茫的分叉路上你要再次遇见怎样的人。
      最近跟别人学着,习惯了一句口头禅:好吧。
      逆来顺受的感觉,如果你要说我有不甘心,那么我也承认。只是无法勉强,顺其自然。
      抽掉很多很多烟,DJ.MIX。也许。这句话在我的日志里不会少见。这个牌子的烟,这个牌子的味道。已经沁入骨血,无发再磨灭了吧。
      在我23岁的时候,还有人说我说起话来像个孩子。竟然还有人相信,这是一种本质。第一次听到一台机器这样对我说的时候,我有不可隐瞒的错愕。
      彼时,我还是个孩子,却倔强地讨厌别人叫我孩子。此时,苍老已及,却是这样满足别人像孩子般的对待。人总是这样,对不再拥有的东西才会珍惜吧。
      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一种奇怪的癖好。喜欢在自己漂亮的照片上给自己画上厚厚的落腮胡子。我说,这样看起来比较man。
      于是,有时候,我对自己的性别趋向带有怀疑。
      我对朋友说,这些年,我断情绝爱。
      他说,如果断了,你就不是岳南了。
      呵呵,然后我对自己笑。这是一台机器说的话。我不知道是否正确,于是我又开始对自己质疑。
      凌乱的思绪。
      回归到机器爱情的故事。
      《2046》里,通往2046的列车上,那个爱上机器人的落寞男子。因为寒冷,只能和机器人相拥取暖。如果没有爱情,这样的拥抱应该会更寒冷。本能的求生,他粗糙而修长的手指,参插在机器人膨胀的发间,揉搓在机器人白皙嫩滑的躯体上,用劲全身的力气拥抱着她,几乎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如果是这样,就可以永远不再失去吧。
      那个男人的手指冰冷而有力,控制着我机械的身体。如果无法再爱,如果无法再离开,那么就让这样的时刻滞留在此。喜欢他粗暴的温柔,可以融化掉我运作的机械,我几乎认为,我是一个正常女人,和正常女人一样有欲有求。会在两个人身体相融的时候得到原始的快感,然后是身体内部爆发出来的爱情……
      他说,他要带我离开。我望着他淡然却是尖锐的眼神。然后。我想起我往着窗口,一分钟,十分钟,一百分钟,一千分钟……不知道多久以后,我试图抬起自己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我闭着眼睛,企图听见一个女子温柔的心跳,但是那里,除了齿轮运转的声音,什么也没有,丑陋的机械声,罪恶的机械声,无法制造荷尔蒙的机械声……我疯狂地厌倦这一切,厌倦这列车上的事实。没有人会爱上一台机器,也没有一台机器会有所谓人类的爱情。
      男人依然在期待我的回应。我知道,他曾经爱过一个女人,他去2046,只是为了知道那个女人是否曾经爱过他。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得到答案。
      我的心脏,已经有机械老化带来的麻木和疼痛。已经无法再爱,根本就无法去爱。

      这是一台需要肢解的机器人。她的内在机械已经坏死。她躺在冰冷的机械库。那曾经被手指揉搓过的肌肤,一如机械般地寒冷……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