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537.html

      一种叫孤单的病症又开始隐隐作痛。寂寞是可耻的,我正可耻地寂寞着。
      究竟是因为苍老还是因为脆弱,为何那么平凡的孤独感可以把我折磨得抑郁发作。
      也许,真的是老了吧。不得不说,不得不说……
      看着自己的手指,突然觉得那双手冷若冰霜,锐如刀刃。可以直直地插入心脏,纠结出那些如若黑丝般的病症,连同鲜血和幸福,一并扯出体外,于是,我获得一种茫然的新生。阳光射入瞳孔,仿佛射入一个空旷的黑洞。我看不到他,他也无法洞穿我的灵魂。
      某些陪伴。淡若清水。无法得以解救欲望。解救生命中强大的空洞。解救一个自初生之始就已经残缺的灵魂。
      于是,我迷恋了拥抱自己的方式,让自己的身体来填充自己的空缺。
      白天的强韧,导致夜晚时分尤其恐惧寒冷,难以抵挡,于是,自己和自己,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手指揉搓着裸露的肌体,然后,我感觉到一丝寂寞的温情。对自己讲述一个故事,或者是有关自己的过往,或者是有关一些臆想,挣扎着不愿睡去,最后终于难以抵挡困顿,沉沉入眠。
      周而复始的过程,故事的主角永远是自己,整个故事都在讲述一个女人,没有别人,只是这个女人,从出生到死亡,或者蔓延至不可预测的尽头……
      想哭呀。真的想哭呀。落魄到繁华大街的转角。我可以坐在一边。看及膝的小男孩子咿咿呀呀地说话,蹒跚地步履,冲着我笑,然后我哭了,看着他惊讶的眼神,我可以掉下眼泪来。他终于离开,三步一回头,似乎留恋似乎好奇地看着我。我没有擦掉眼泪,只是想要跟一个孩子一般肆无忌惮地哭泣,大声的,吵闹的,不再让泪水的痛苦在体内宣泄,我在哭在哭,不需要拥抱的安慰,不需要亲吻的温柔,只是要一场华丽的哭泣来祭奠我失踪的亡魂。
      那个孩子就这样离开了,我会想念他天真的眼神,那样温柔,那么童贞,那么刺穿我疼痛的眼眸。
      离开了。告别了。失散了。
      孤单发作,不得好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