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519.html

      叙述了太多关于男人和女人的故事,结局总是看似云淡风轻,而内心伤痕累累。也许,这就是属于星辰的伤痕吧。从繁华的星辰到陨石的形成,看似一瞬间,却伤过千百年。
      今天看到有人说很喜欢我说的那句话:这个女子是在繁星陨落时受了伤,所以,她这样走过,如此华丽。
      原来在这个坚硬的城市,还是有人可以理解柔软。我是感觉欣慰的。
      晚上外出的时候,在街上突然有车祸,围了很多人,我一直对于这样的场面从来不关注,从来不停留,从来不注目。带着好奇表情蜂拥的人群让我觉得恶劣和慵俗。
      但是,我听到有人说,撞死了一只猫。
      于是,我也好奇地侧目,只是我并没有停住脚步。
      我没有看清楚,只看到街道中间一团黑色的东西,犹如猛然间丧失活力的肌体,依然有着棉软的张力。
      我没有看到血迹。
      也许,有些疼痛,只有待到人群消散,时光流转,方能暗自涌流吧。
      我不希望别人看到我的疼痛,也从来不去窥探别人的伤口。
      我想,这是一个良好的习惯。

      好吧。已经琐碎地说了太多。要开始讲故事了。

      在讲述故事之前。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要讲述一个怎样的故事,只知道,题目是——无名指的故事。
      我在自己的无名指上留下圈套,当别人再问起我是否单身,我将露出幸福的微笑,然后告诉他,我已经结婚了。

      她是一个这样的女子。快乐的,因为脸上常有笑容。悲伤的,因为笑起来会让人觉得心痛。活泼的,喜欢和男孩子在一起玩耍,然后大声地笑。安静的,很多笑容都不带有声音,亦或是漫长漫长地呆在某个角落,独自望着黑暗中的天花板,若无所思。
      她有一张算不上漂亮却是精致而独到的脸。有人说过,她像迷一样让人琢磨不定。
      凌晨的时候,有人问起过她,是否感觉孤独。
      她说,孤独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
      你不会觉得无聊么。
      她笑,她说,你一定是功力不够,我教你,不要说“无聊”两个字,你就不会再觉得无聊。
      对方是用惊讶的姿态看着这句话的。她确信,他有惊讶。
      他说,你还单身么?
      也许是借口,但是单身确实是快乐的。已经没有那么多力气再去消耗属于十几岁的爱情了。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很多死亡。
      看到的蝴蝶,蓝紫色的,卒死路旁,依然有着幽雅的身资,悲伤落寞,因为华丽消尽。
      被轧死在路边的黑猫,已经模糊地揉成一团,不知道,他是否还会觉得痛楚。
      烧死在烟灰缸中的烟蒂。
      撵死在指间的飞虫。
      没有出世就胎死腹中的孩子,得不到承认,那只是大团大团的红。
      还有在年华中死亡的爱情。一切的誓言灰飞湮灭。她一度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即将随之灭亡。

      死亡太过轻易,最终让她觉得不再畏惧一切。生存的本身就该是一种恩赐。只要,她依旧妆容精致。
      
      看见他是在黄昏的时候,她一直相信,黄昏是发生故事的时辰。褪尽了一整日的光华,是昼夜的承接,却不似凌晨般嚣艳。
      他说,你跟我想象的不一样。
      她笑,是么。
      恩,只有你的笑容,是被我猜测到的,应该是这个样子,流转了很多情节。
      她开始抬头看他,这真的是一个好看的男人。是所有的小女孩子喜欢的类型,适合韩剧的泡沫情节。然而,她这般年纪的女人。已经对这样英俊的男人有抗体。
      他带她来到一家很有风格的餐厅。有鲜艳的格调。放爵士乐。
      她只点了一杯热咖啡。
      他叫了热巧克力。
      其实,她一直都喜欢吃甜食的男人。会觉得喜欢甜腻的男人可以足够温暖。
      他说,你从来不会留意身边走过的人。
      恩?她奇怪地抬起头看着他,突然反映过来,说,呵。只是习惯罢了吧。
      因为你是优秀的女子吧。
      呵呵,她笑着摇头,也许在以前,我会是个特别的女孩子,桀骜不训,永不入流,让所有带有叛逆而不敢出轨的孩子都是羡慕。但是,既然这是个现实的城市,大家都已经明白生活的需求。我已经沦为再平凡不过的女子了。
      但是你的聪明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她看着他笑,沉默地不说话。
      他们像是认识了很久的朋友,不必太过拘束,不必太过考虑彼此的感觉,可以独处在各自静谧的世界,各自喝着咖啡和热巧克力,看着窗外,什么都不说。他们都是得以安静的人。
      已经很少有一个男人可以这样陪她安静了吧。这让她觉得愉快。在他英俊的外表下,没有一颗浮躁的心。
      她突然问他,为什么想要见我呢。
      也许是好奇吧。这个城市里已经没有你这样的女子了。他放下手中的杯子,似乎也在问自己同样的问题。
      大多数我这样年纪的女人都已经结婚生子。有幸福的家庭。闲来约朋友喝茶逛街,以扫购名牌为乐了吧。
      所以,你还是特别的。
      也许,只是无能的呢。
      那。
      恩?女人看着男人尴尬的脸。
      如果我让你嫁给我呢。男人微笑的表情似乎有些认真。
      女人看着他轻轻笑起来,你这样说,我可是会认真的哦。
      女人玩笑的口吻让男人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然后,女人收起笑容,说,或者,我还存有固执,不愿彻底妥协。我并不知道是否每个人的生活都要有必定的过程。我只是不想勉强自己,作为对年少桀骜的祭奠,单身已经是我最后的存留。
      谢谢你的咖啡。说着。女人拿着拎包,向门口走去。
      他并没有叫住她,他知道,他是真的爱上了这个女人,所以不愿去破坏她的美好。
      
      夜晚,她坐在窗台上,想着男人黄昏时说过的话。她的心里有钝痛,如果晚过几年,等她彻底苍老,或者她会喜极而泣。
      
      走在街上的时候,她看到路边卖饰品的小摊,她喜欢那种古铜的风格,于是蹲下来看,她看到一枚戒指,是是几颗星星组成,因为古铜的磨损而看起来动人。
      她花了20块钱买下这枚戒指,套在自己的无名指上。感觉无比幸福。

      很久之后,又有人在凌晨时分问她,你是否单身。
      她秀出自己的无名指,她说,我已经结婚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空城 2006-05-04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