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508.html

    已经是夏天了。
        炎热的暑气在一刹那间笼罩着整个城市。当每个人都在抱怨焦躁的天气。我却突然抬起头,对身边的朋友说,夏天终于到了。真感动。
        也许是因为这样的炎热才显得温情,也许是因为关于夏天的记忆一直犹为深刻。
      失眠。对于我而言已经是习惯而不是折磨了。直到三点多才缓缓入睡,却在七点多就自然醒来。剧烈的头痛可口渴。下床接了水,混合了我一直必须的止疼药一饮而尽。感觉爽快,拉开窗帘的时候,白色的光芒已经可以刺透我的瞳仁。
      我几乎感觉到嘴角的水迹是在一瞬间蒸发。仿佛从未有过,模糊在记忆的尽头。
      我想我又生病了。我都没有发现,原来我的身体已经那么那么不好了。还是常常来看我博客的朋友对我说,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你身体那么不好。我惯性地说,我的身体一直很好呀。他问我,那为什么你的博客里常常提到生病呢。我突然不知如何回答,细想起来,原来病痛真的如此频繁。究竟是我已经麻木掉,还是把身体的病痛当作欢娱的宣泄呢。谁说过,灵魂需要一个出口。
      韩楚跟我说过,你又忧伤了。
      我真的没有再忧伤。文字的生命和柔弱,早在初生之时注定,然而却是真正的刚强。
      上课。在摄影蓬里。测光仪一闪一闪,空间忽明忽暗。让我感觉到严重的晕旋,随即是不适的呕吐感。摆在很多烟在我的镜头前,还有我的ZIPPO,白色的咖啡杯。拿了我喜欢的黄色马钉靴,和大堆大堆的大头针随意地靠在一起。我是一个喜欢捕捉影象和视觉的女人。对于画面,充满爱恋。
      我不知道。是否人生来就在忠于某种感触亦或是某种不可明的感动。
      如果有,那我就是忠于影象的。从无端的臆想到华丽的梦境,我相信一切源自本身。归属于命理中不可获缺的成分。
      药性开始发作。我躺在摄影蓬的沙发上,渐渐入睡。隐约可以听见别人玩笑的声音还有闪光灯强烈的闪烁。我有一种即将不醒人世的感觉,很柔软,很脆弱,很模糊,却是让人这样快乐。
      直到有人叫我的名字,岳南。
      岳南。这真是我喜欢的叫法。每次别人这样叫我,我会感觉异常亲切。
      我拉过一个女孩子,狠狠地亲她,然后她撅起嘴巴说,一嘴的烟味还乱亲我。
      我呵呵地笑起来。女子之间的温情。喜欢抱着她们纤细的腰,靠在她们平坦的腹部。然后对别人说,这是我的女朋友。众人失色。说我应该含蓄一点。
      腿伤还没有痊愈,不过已经可以正常行走,下楼也没有什么问题了。
      寝室的女人说,这也是女人必经之痛。
      寝室已经断网两天了,竟然觉得彻底地清净。抽着烟,看着以前载下来的老电影。可以不吃东西,但是必须要有丰盛的水源。咖啡,奶茶,或者是清水。我知道,即使液体过盛,也不会以眼泪的形式流出来了。
      我会觉得失去了很多东西,并且一直在继续失去。
      这是不是人本身的必须呢,还是我独有的悲哀。
      或者会有人说,你也在不断得到。如此的新陈代谢,人才能继续存活。
      我只是会觉得很难过,尤其是想睡觉而不愿睡觉的时候。不是失眠,我知道如果我愿意是可以睡着的,但是睡眠突然让我感觉很不安全。我问咖啡,这样是不是很矫情。他说是,是绝对的矫情。好吧。呵呵。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南.不知是否因为你.

    我还会想起04年的阳光.会想起笑容.

    我记得我是你亲爱de柒.

    而你是我喜欢de南.

    然后想着.

    某天.我可以帮你找回你de海豚耳环.